新年礼物,留守儿童

人类从远古时期以来就是群居动物,每个人都离不了别的生命的陪伴,总让一个人孤独的呆着的话,心里迟早会出现问题的。

“我和哥哥弟弟在家里很孤独,我真的很想你,希望你早点回来。”

图片 1

从6岁开始我便成了离开父母,独自在离家十几公里的学校读书。那时候不知道自己就是所谓的留守儿童。现在,读大学了,回首往事,除了感恩,更多的是觉得心酸!乡村里,大多都是爷爷奶奶在教育着孩子,所以孩子们的思想封建,把没教养当成有气场,乡村里的孩子全都比我大,他们的堂兄堂妹很多,而我家就我一个,比我大的人当着我爸妈的面,对我很好,可是我能感觉到他们就是喜欢暗地里欺负比自己小的小孩,至少从来没有帮过我,冷言冷语的对待我。也许,从那时起我就有点渐渐地害怕了起来。一个6岁的孩子寄宿了,记忆模糊了,但我还能记得那种难熬的感觉,也许细细想我也还是可以把记忆回忆起来的,但我不想,我害怕害怕那种刺激心底里那些因为离开父母,高年级的我爸妈眼中的好哥哥姐姐给我带来的伤害,在一个乡村小学孤零零的渡过一年又一年看不到希望的心酸。初一结束了,我离开了乡村,去到市里面读书。和城市里的孩子格格不入,我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就是不喜欢我,而我觉得自己没错!这种人际关系紧张一直持续到大学到目前还在持续!到大学,自己倒是习惯孤独了,我自己也想了很多,也算是明白了,我是一个情商极低的人,受祖辈们的思想太深,打小被奶奶骂着长大且我奶奶是一个脾气极暴躁的人,在市里面跟着姑姑住,恰巧我姑姑也是我奶奶一手带大的脾气性格都不是很好,于是我便成了第三代传人!我渐渐地成为一个自私,暴躁,嫉妒心强,自以为是,不知道哪来的自信总是觉得我比任何人都优秀,因为父母从小跟我说除了读书什么也别管 所以我觉得做其他的事情都是浪费时间, 他们也跟我说 不准爱打扮,于是我从来不注意外表,在这个看脸的世界是多悲哀的一件事,但幸好心是善良的!还有很多事情我都不愿意去回忆,有些锥心刺骨的事情真的让人很难受,不知不觉,我得了重度抑郁,在进行治疗当中...我就是一个留守儿童,长大了,希望自己的未来可以如自己希望的那样!当我看到有一批新的留守儿童的时候,我心里会跟他们说,这一路你会走得好难,也许千疮百孔,但无论如何请享受生活,如果有可能请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

生活在城市里面的我们生活非常丰富多彩,身边不仅有朋友,同事,甚至还会有亲密的爱人,但是生活在偏远地区的留守儿童却非常的孤单。

“妈妈,我希望你快点回来,回来之后要对我严格一点,要不然我就不懂事了。”“妈妈,我和弟弟妹妹很想你,你还要不要我们啦?你快点回家吧!”

天等县地处桂西南,属广西崇左市,西南部县界距中越边境最近处9公里,是我国边疆少数民贫困地区。天等,在壮语里的意思是耸立的石头,岩溶地貌占全县总面积的77.4%,可耕地面积少,导致外出务工人员逐年增多,随之产生了普遍的留守儿童现状。

生活在深山里头的留守儿童都有着相似的背景,爸爸妈妈外出务工,没有办法带他们去城市生活,他们只好和老人孤独的在大山深处生活着。

5岁,本应无忧无虑地享受童年,可以在爸妈的怀中尽情撒娇,可以无所顾忌地玩耍,可以和玩伴们淘气捣蛋……但对于留守儿童罗任峰来说,5岁,意味着“长大了”,已经足以成为家里的“顶梁柱”。

7月9日至7月10日,为深入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以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引领青年学生认真领会和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青年成长成才的一系列重要论述,广西民族师范学院“一带一路”乡村关爱公益实践团赴天等县上映乡宝贯小学组织开展了关爱乡村留守儿童的暑期三下乡实践活动。

图片 2

在大山里蹲点调研的时候,记者偶然发现了罗任峰——当时这个“小大人”正背着一篓猪草回家。从山坡上望去,4个身影在坡底的石缝中缓缓挪动,罗任峰肩背小背篓在前引路,6岁的姐姐罗春艳背着1岁的妹妹罗春丽走在中间,67岁的奶奶兰乜正背着大背篓垫后。

因近期的连续下雨导致山路上多处泥石流和塌方,让我校到宝贯小学的车程足足行驶了四个多小时。志愿者们来到宝贯小学发现整个学校从学前班到五年级共六个班四个老师,学校四周都是山岭环绕,虽然景色优美,空气清新,但离学校最近的孩子也要走上至少一个小时的路程。听闻我们要来,一些在家带孩子的爷爷奶奶也来到了学校,他们热情淳朴,孩子活泼可爱。他们就像是那向阳花,开在石头里,虽然生活清贫艰苦,却从不失希望。他们接受雨露的洗礼,努力向着阳光生长,然后把吸收到最好的养分都给了他们脚底的那棵幼苗,寄予厚望。

这个小男孩的故事也是这样的,相比起别的留守儿童来说,孤单可能是伴随着他一起长大的。

虽已深冬,但罗任峰依旧只穿着一双破旧的凉鞋,一条白色单裤,一件满是污渍黄白相间的内衣,一件有些臃肿的蓝色外套。

小的时候因为生病,妈妈去世了,而为了要养活一家人,爸爸去城市里面打工,只留下了他和奶奶。

装满猪草的背篓套在稚嫩的肩膀上,罗任峰显然感觉不舒服,握拳的双手不自然地弯在胸前。遇到拦路的大石头,罗任峰需要手脚并用,才能带着背篓翻越过去。

图片 3

更不幸的是在前几年奶奶也去世了,过早的学会了生活自立的他和老家的一只狗相依为命。

罗任峰的家在广西巴马瑶族自治县东山乡长洞村沙桥屯,这里是典型的石漠化山区,九分石头一分土地,没有水源,靠天吃饭,玉米是少数可以成活的农作物。恶劣的生存环境迫使青壮年外出谋生,留下大量留守儿童。

一朵干枯的向阳花却为四个孩子遮风挡雨

图片 4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2014年,罗任峰的爸爸因病去世,妈妈为了养家远赴广东打工,罗任峰三兄妹只好跟着奶奶生活。

志愿者在组织孩子们参与活动的时候发现,有一位奶奶一直在旁边看着。她穿着一身素净的衣服,有些旧了,背上还背着一个孩子。她有一双深邃明亮的眼睛,皮肤黝黑,脸上爬满了皱纹,一张呆滞的脸略显沧桑。而她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一个男孩身上,原来那个小男孩不喜欢跳舞,志愿者在教其他孩子跳舞的时候,他没有动。终于奶奶忍不住走上前来,拉着那个男孩用方言说了些什么,男孩也就开始跟着一起学跳舞了。

没人知道,在孤寂的大山生活当中这只狗狗在男孩的生命当中充当了怎么样重要的角色,人们看到的只是这个男孩不寻常的举动。

罗任峰的家位于半山腰,是一座人畜混居的砖瓦房。狭小的房子分上下两层,下层关牲畜,上层住人。昏暗的屋子里摆着3张床和一张桌子,桌上放着一家人的主食——一簸箕蒸熟的芋头。奶奶养的4头猪是家里最值钱的东西。帮奶奶割猪草,也就成了罗任峰每天的必修课。

奶奶告诉我们她的丈夫姓陆,多年前已经去世,三个儿子带着儿媳妇们都在外打工,她自己一个人在家带着四个孩子,撑起了一片天。陆奶奶有五个孙子(孙女),最小的一个孙子才刚满一岁,叫陆继风,跟儿子儿媳在外打工,等会走路了就送回来给她带。现在陆奶奶在家负责带着四个孩子,家里最小的孩子已经两岁半了,叫陆凤玲,就是她一直背在背上的那个孩子。老大叫陆继强,7岁了,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老二叫陆主习,是个女孩子,今年6岁了,和哥哥一样,正在读学前班。老三陆凤习,今年5岁了,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妹妹,正在读幼儿园。也许是因为营养跟不上,7岁的哥哥和妹妹们站在一起,我们竟分不出来他们的年龄。

上学途中,人们发现这个男生居然背着自己家的狗狗来上课了,要知道大山里学校很少,男孩所在的学校离他家还有着很远的距离。

罗任峰的话很少,总是抿着嘴,坚毅的眼神里透露出少有的稳重。奶奶吩咐的事情,他总是默默去完成。“奶奶老了,我长大了,不累。”罗任峰已经把自己视作可为奶奶分忧的“小大人”。

陆奶奶在家带着四个生活还不足以自理的孩子住在一栋还未装修的砖头房里,每天除了照顾孩子们的起居外还要走三公里接送孩子们上下学。陆奶奶一个人分身乏术,家里仅有的田地也只能放下了,唯一的收入就是靠着儿子儿媳妇外出打工赚钱寄回家。他们一年才回来一次,孩子们也早已习惯了父母不在身边的日子,他们独立坚强,但性格却很内向,不愿与人接触。他们相依为命,奶奶就是四个孩子依靠,是冬天里的暖炉,是遮风挡雨的屋顶,像向阳花一样,用自己干枯的枝干依然守护着脚底幼苗们。孩子们虽然不会说“爱”,但是他们紧紧攥着的手就是爱的证明。

图片 5

姐姐罗春艳现在是长洞小学一年级的学生,是家中最“有文化”的人,也是唯一会说普通话的人,因此她充当起了记者与奶奶和弟弟间的“翻译”。“弟弟很听话,从来不会哭闹。”罗春艳这样评价弟弟。

可是这个固执的小男孩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背着狗狗跋山涉水来到了学校。

妈妈不在身边,罗春艳自然承担起了弟弟妹妹的“小妈妈”角色。1岁的妹妹更喜欢罗春艳,平时放学在家,妹妹会形影不离地跟着她。

当有人问他原因的时候,他不好意思的说狗狗怀孕了,不能多走。而面对同学的疑问甚至是取笑,他只是抿紧嘴唇不说话。

“妈妈去广东后,就没有回过家,也没有打过电话给我们。”对于还未踏出过县城的罗春艳,广东是一个遥远的地方。她说她已经记不清妈妈的模样。

图片 6

图片 7

同样记不清妈妈模样的,还有大卡雅屯的兰家三兄弟。4年前,他们的爸爸妈妈外出务工,他们则开始了4年的独自留守。

一朵旺盛的向阳花舍小家成大爱,撑起了整座小学

大一些的人都知道这个男孩把狗狗当成了自己身边唯一的亲人,他不愿意跟狗狗分开,即使吃苦,他也要背着自己的狗狗。

大卡雅屯离罗春艳姐弟所在的沙桥屯有5公里远——长洞村多山,全村407户散布在群山中的26个自然屯。

上午放学后,我们在打扫教室,一个七八岁的可爱小男孩跑了进来,我们问他怎么还不回家,他有些害羞的跑出去了。开饭的时侯,我们蹲在操场喝着青菜粥,那个小男孩也跑过来,端着一碗粥,学着我们的模样在一旁静静地吃着。也许是内向害羞,我们和他聊天,他极少说话,只是喜欢微笑着和我们点点头。

留守儿童的生活都是孤单又寂寞的,这个男孩的身世已经非常悲惨,幸好还有一只狗狗陪伴着他,幸好他还不是孤零零一个人的。

三兄弟周一到周五寄宿在长洞小学,周末则回家中居住。在大哥兰棕云的带领下,三兄弟把10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收拾得井井有条。

当我们问及黄校长时,黄校长开心的说到:“哦,那是我的孩子,我不回家他自然也是要跟着的。”志愿者摸着小男孩的头问:“你叫什么名字呀?”只见小男孩支吾了很久没说出来,黄校长则替他答到:“他叫黄汉吉,今年8岁了,因为智力跟不上别的小朋友,所以还在读学前班。”说到这,黄校长表情突然凝重了起来,“他是一个难产儿,虽然和别的小孩一样长大了,也喜欢玩,但是他的智力跟不上,读书也记不住。他是个苦命的孩子,不过明年他也可以上一年级了。”说到这里黄校长便停下了,他的眼里泛着血丝,也许这正是一个男人的坚强。

12岁的兰棕云是五年级的学生,班级的学习委员,成绩很好,考试经常拿第一名。“我不想待在大山里,想去北京上大学。”兰棕云心中已经有了走出大山的目标。

黄校长作为一校之长,他不仅是黄汉吉的爸爸,他还是占全校百分之九十以上留守儿童的爸爸。他顾不得仔细照顾自己的孩子,学校里还有更多的孩子需要他去守护。他舍小家成大爱,就像那旺盛的向阳花,用他粗壮的枝干为千千万万的幼苗撑起一片天来。

做饭和拾柴火是三兄弟周末必须要完成的两件家务,不然就得饿肚子。这时候兰棕云充当起了“总指挥”的角色。做饭时,二弟负责去水柜里打水,三弟负责从屋外搬柴火到厨房,而他则负责掌勺。绝大多数时候,两个弟弟都听从他的“调遣”,但有时候弟弟们也会贪玩不听他的指挥。虽然生气,但兰棕云责骂一番后只能自己动手。

在三兄弟中,11岁的二弟兰棕升的心思最为细腻。相比空荡荡的家里,兰棕升显然更喜欢热闹的学校。有时想妈妈了,他会偷偷躲在被子里流眼泪,当然这些都不会告诉哥哥和弟弟。

图片 8

在长洞小学的484名学生中,留守儿童人数超过80%。在题为《妈妈,我想对你说》的作文中,这些自强懂事的孩子表达了对外出务工妈妈的理解,更流露出了他们内心的孤独和对妈妈的思念。妈妈的陪伴,是孩子们内心深处最强烈的愿望。

一朵稚嫩的向阳花却是妹妹最依赖的守护伞

想妈妈,盼妈妈,是这些留守儿童的同一个“梦”。

下午的美术课上,我们在四年级的教室里见到让人心头一紧的一幕,志愿者正在讲台上教孩子们画画,靠在窗户边的一个小男孩怀里却搂着一个小女孩。因为女孩太小,喜欢吵闹,所以男孩一边哄着小女孩,一边在纸上用笔教着她画画。志愿者走过去想帮男孩带小女孩出去玩游戏,小女孩却紧紧拽着男孩的衣服依偎在他怀里。男孩并没有斥责小女孩,反而更加的呵护安抚,眼里满是疼惜。

“在学校里比较好玩,因为有朋友,有老师,大家都在一起玩非常开心。如果你在家的话,家就比学校好玩了。可是你又不在,我真的很害怕。”兰棕升在作文中写道。

课后我们向男孩了解他叫黄西宁,今年10岁,在他怀里的是他3岁的妹妹黄丽若,因为爸爸妈妈在广东打工去了,他和妹妹在家跟着爷爷奶奶。又逢农忙时节,妹妹还不到上学前班的年龄,爷爷奶奶忙着农活无暇照顾,所以只好让他带着妹妹一起来学校。至少在学校里还有老师可以帮照看两个孩子,爷爷奶奶是放心的。这让在场的志愿者们心间五味杂陈,心酸着黄西宁小朋友自己还是小孩子却还要一边上学一边照顾妹妹,然而又欣慰于黄西宁小朋友超乎同龄人的懂事。他不会因为某一样东西和妹妹争抢,也不会因为妹妹年幼的无理取闹而责骂。他像一个小男子汉一样爱护疼惜着自己的妹妹,也像那石头缝里正生长着的稚嫩的向阳花苗,用自己瘦弱的枝干守护着身边比自己更加脆弱的幼苗,他们相互依赖,相互成长。

随着春节的临近,村里的年味越来越浓,留守孩子们对妈妈的思念,也愈发强烈。

可怜天下父母心,哪一个父母不疼爱自己的孩子?哪一个父母又愿背井离乡?他们何尝不想留在孩子身边?但是因为生活所迫,他们不得不离开。他们成了狠心的父母和子女,让自己的孩子变成了留守儿童,让自己的父母变成了空巢老人。

“我和哥哥弟弟在家里很孤独,我真的很想你,希望你早点回来。”在兰棕升看来,家就是一座冰冷的大屋子,是孤独的代名词,“妈妈,我希望你快点回来,回来之后要对我严格一点,要不然我就不懂事了。”

留守儿童作为国家明天的接班人的一部分,是国家的未来,也是民族的希望。他们心理缺乏关爱,感情缺乏寄托,学习缺乏关注,生活缺乏支持,我们应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注。愿宝贯小学的孩子们都能像那向阳花般,朝着阳光,不失希望,绚丽的绽放在祖国的南疆。

“妈妈,我和弟弟妹妹很想你,你还要不要我们啦?你快点回家吧!”妈妈回家,应该是罗春艳最想要的新年礼物。

作者:刘艺溁  

■编后

年关将至,现实和梦想的距离是否近了一些。看到这些留守儿童的新年愿望只不过是看到爸妈,或者再多一个玩具,让人心生诸多感慨。

留守的一代所处的恰恰是经济发展最快的时代,他们本也应该是“共享”发展成果的一代。但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2014年5月组织实施的“全国农村留守儿童状况调查”数据显示,全国有近1794万农村留守儿童,其中约15.1%一年到头见不到父母,即使在春节也无法团聚;有4.3%甚至1年连父母的电话都接不到1次,1年电话联系1到2次的有10.2%,3个月通话1次的有10.4%。

这是沉重的现实。好在,全社会对留守儿童的困境越来越关注关心,城乡经济均衡发展正在加紧推进,精准扶贫的宏大战役已经打响,但愿留守儿童与家人团聚的“朴素”愿望和梦想能实现得快一点。记者唐荣桂

本文由官方彩票手机投注网站发布于官方彩票手机投注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新年礼物,留守儿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