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庄的文化遗产爱抚与社区上扬,楠溪江苍坡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在楠溪江的中上游分布着规划独特、各具特色的古村落约有200多座,其中岩头镇苍坡村无疑就是最具特色的典型代表,该村始建于五代后周时期,背依苍山,面朝楠溪,规划以“文房四宝”布局,至今仍保留着宋代建筑风貌和“耕读社会”、“宗族社会”的文化印痕。

上接:我的“背包客”体验诸葛八卦村、兰溪地下长河、郭洞村

(《温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5期,第46-54页)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楠溪江

在楠溪江边,苍坡村至今已有八百多年历史,虽经近千年的沧桑风雨,却旧颜未改,依然存留着宋代的寨墙、古道、老宅……处处透着一股子的古意。村子按照五行相生相克和“文房四宝”规划而成,颇有些玄机,又被称为文房四宝村。

古村落的文化遗产保护与社区发展

溪口村

苍坡村位于岩头镇以北永仙公路西侧,五代后周显德二年(955)始迁祖为避闽乱,从福建长溪徙居永嘉灵山被周家招为女婿,后东迁约一公里,建宅今址。原地名苍墩,因避讳宋光宗(赵墩)而改为苍坡。

2009年3月4日,楠溪江(苍坡村、狮子岩、岩头村)

—— 以浙江省楠溪江流域苍坡古村为个案

望兄亭

宋仁宗至和二年(1055)第五世祖时,人丁兴旺,分为东宅、西宅和麻溪园三地段,各设祠堂,并在村口建李氏大宗。宋建炎二年(1128)第七世祖李秋山迁居方巷,与弟李嘉木情深义重,故在村内建望兄亭,在方巷建送弟阁,亭阁相对,相互迎送。

早晨,从金华乘火车前往温州,到达温州后坐公交车到安澜亭码头搭轮渡到瓯北镇,再转乘汽车前往楠溪江。

黄 涛

发表于 2002-09-12 14:05

楠溪江是瓯江下游最大的北支流,古村落群散布在楠溪江中游两岸,目前尚存留有较完整的宋式村貌、明清建筑及其文化习俗。自唐末移民至楠溪江以来,许多村落的建立都经过完整的规划。村落建筑布局尽管体现了带有封建迷信色彩的“天人感应”和古代堪舆学说、“风水”思想,但都具有相当发达的环境意识。其建筑风格背后的文化心脉,凝结着历代文人学士、民间匠人独特的智慧和劳动。 一、江古村落的特色 1、村落数量众多。楠溪江流域由50多个村落组成古村落群,保持相对完整而绝对区于其他地区的古村落。其中最为典型的有苍坡、芙蓉、岩头、豫章、花坦、蓬溪等。这些古村落个个都是拥有民居、宗祠、亭台、池榭、书院和寨墙的功能齐全的传统小社会,几个村落选址可以同时因借山水而设置。这为国内村落建筑所罕见,如岩头、芙蓉、枫林等村落都因借芙蓉崖为背景。 2、建村主题明确。一个村一般都是一个姓氏,有一个在历史上有一定影响力的人物为祖宗,并以此为荣。许多村落都有一定的布局手法,主题思想鲜明。如苍坡村以“文房四宝”规划地景布局,把人文理想寓于地景之中,体现了楠溪江流域居民“耕读传家”的文化传承。 3、高度协调于环境。每个村落选址都源于一个美好的自然环境。其布局与体量凭借自然,与山水天然融合,表现出与时空的高度和谐和对生活环境艺术质量的重现。整个村落仿佛自然生成。如苍坡村依笔架山而建,芙蓉村傍芙蓉崖而居等。 4、突出公共空间。由于对自然的热爱,楠溪江的每个村落里都有公共空间。在盆地中央,离山离水远一点的村落里,一般都规划了大型的公共园林作为村落的休闲中心,如苍坡村、岩头村和溪口村等。这些公共空间,在村子里占着重要的位置,并且都创造出优美的建筑物和空间环境,它不仅可作为村民休闲漫谈的场所,而且还有着社会文化交流、教化的作用。当然,各村还有一些没有经过规划,自发形成的公共空间。如一些避风向阳的巷子口等场所,可以成为满足几户人家以妇带幼,做针线活,拉家常,叙亲情的地方。 5、用材平易朴素。楠溪江古村落的建筑所用材料都是原木、蛮石,少量的砖和白灰。用原木、蛮石则取其天然本性、本色和本形,随弯就曲,不施斧凿,浑然天成。 6、建筑形式自由。楠溪江村落建筑大多不死守严格的类型化格式,依山就势,从不按部就班,连礼制建筑都不拘一格。它们随着环境条件的变化而变化组合,很灵活,创造性很强。 7、建筑外向开放。楠溪江建筑很少有封闭的内院,连庙宇、祠堂也可设置美人靠等临水敞廊。住宅四面均设置门窗,隔墙只用薄板,几乎没有防卫性能。这也表达了楠溪江乡民们坦诚、率真、深厚的胸怀和乡土文人们崇尚自然的价值取向。 二、楠溪江古村落价值 1、历史文化研究价值。乡土建筑是中国建筑遗产中不可分割的部分,而楠溪江中游古村落是中国乡土建筑文化中最为突出、最为综合的代表。乡土建筑的存在方式是村落。每个楠溪江村落大体可说是一个完整的生活圈,村民的社会生活自成一个独立的系统。楠溪江村落建村古老。有建于晚唐的,如茗岙村、下园村;建于五代的有枫林、苍坡等;大量的是两宋时期所建。楠溪江建筑类型相当丰富,几乎包括了商品经济发展前农村里可能有的全部建筑类型。尤其是以文化建筑,如书院、读书楼、文昌阁、文庙和一些起教化作用的牌坊和亭阁为典型。楠溪江的历史文化可上溯至新石器时代及瓯越文化。东晋时中原士族南渡,改良了瓯越文化、直至“王谢风流,培养出楠溪浓厚的人文气息”。自隋唐特别是南宋以来,大量仕官南迁,使楠溪江文化达到高峰。楠溪江以村落建筑为代表的文化就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产生与出现的,是历史文化繁荣时期最高文化、最高政治、最高经济综合作用的必然结果,是中原发达文化与瓯越乡土文化相互渗透融合的结果。 2、规划研究价值。楠溪江许多村都经过统一、综合的规划,并且村落选址、布局合理,规划思想鲜明,规划主题明确,规划手法流畅,每个村落都是一部难得的规划作品。尽管带有古代堪舆说和风水论,但也体现出其规划的科学性。以文房四宝布局的苍坡村为例:以村西侧和南侧的两个笔架山为环境总格调,对整个村的路网、水系、居住、公共园林、主入口处理及建村主题思想全部科学的展现出来。建村思想:由笔架而产生文房四宝,村体平面为纸。直指笔架山的东西中心街为笔街,东南水池为砚,池边的长条石便为墨碇了。建村主题:耕可致富,读可荣身。整个村落与大片田野默契形成中国典型的耕读文化精神。 3、建筑美学价值。楠溪江古村落建筑形式简朴,用材自然,轮廓线亲和,构造合理,功能分明。建筑富于个性,格式化程度低,变化灵活,但也不失建筑开间的尺度定数,与国内各地常见的内向院落式大不相同。与中、西南地区外向开敞的木构建筑相比较,其更具完整严谨的规划和浓厚的文化内涵。其较高的美学价值,首先表现在楠溪江人对山水审美与利用追求。这种追求的启蒙代表人物便是王羲之、谢灵运等。楠溪江四时风景如画,古往今来,引得多少文人流连忘返,是中国山水诗及山水文化的摇篮和发源地,同时也培育了楠溪江人的山水情怀,千百年来默化着楠溪江天然清新的乡土文化。这种在优美的山水间养成又经过千百年陶冶的文化气质深深地渗透在村落的规划和建筑中。其次是表现在将人们对美的敏锐的鉴赏力,对自然的亲和感以及最平实的人际关系,显现在楠溪建筑的形式和风格上。第三是每个古村落入口设置与周围空间环境、建筑之间立面的处理均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4、社会学研究价值。从汉代起沿袭了一千年的门阀制度到宋代彻底消失。宗族组织起而代之,成为社会的组织力量。宗族社会的代表建筑是祠堂,各村内设有大小不等的祠堂若干。中间一个为宗祠,为纪念建村的始祖而建。其余为第二代或第三代以后各房祠堂。宗祠是全村大型活动中心,除祭祀活动外还有红白喜事以及重大问题的议事处理。戏台则是“宗族社会”形态的村寨中最为高级的文化设施。楠溪江几乎村村都有戏台,大小格局相似。 5、民俗研究价值。楠溪江流域的文化发达深化较早,东汉以来,地方官为师重于为吏成为一个传统。自六朝以来,任永嘉太守的先后有王羲之、裴松之、谢灵运等名流,他们以“助人伦,成教化”作为施政的最高追求。教育的目的,首先在全面培养年轻人的素质,通过读书,影响整个民风乡俗。尽管在宋末元兵的大烧杀后的楠溪江文化与经济受到严重的破坏,六朝两宋的盛况不能再现,但数百年的人伦教化仍然存在。楠溪江的民俗活动有很深的文化底蕴,一般都有明确的主题与一整套严格的规范程序和仪式要求,如划龙舟、舞鱼灯、红白喜事等。楠溪江村落有很多种小品建筑,如牌坊、溪门、过街门、廊桥、亭子等。其中以亭子为多,它们有的是纪念性建筑,但绝大多数为普通的乡民服务,是公益性建筑,最富有浓郁的乡土人情味,如“孝子亭”、“且息亭”、“望兄亭”、“送弟阁”等。

宋孝宗淳熙五年(1178)九世祖请国师李时日商讨建村规划,依五行风水说,在东方建双池储水,四周开渠引溪环绕以水克火。后又依“文房四宝”布局。笔街、笔尖直指西面笔架山,村内开两池,将东西两池命名为砚池,在砚池边沿用条石砌筑砚槽,双池边沿靠近笔街的地方各放置一块大石条,意为墨,而方方正正的村落如同一张白纸。其规划布局可谓独具匠心,寓意深远。双池之间设有宗祠、仁济庙、大阴宫等临水建筑,造型端庄秀丽。村宅平面呈方形、民居平面有一字形、H字形、口字形等各种形式,立面有单层式二层楼阁式,主次分明,搭接自如,造型舒展,古朴自然。1991年列为浙江省历史文化保护区。

楠溪江以“水秀、岩奇、瀑多、村古、滩林美”的独有特色而闻名遐迩,是中国国家级风景区当中唯一以田园山水风光见长的景区。它至今遗存着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址,唐宋元明清时的古塔、桥梁、路亭、牌楼和古战场,并保存着以“七星八斗”和“文房四宝”以及阴阳风水构思而建筑的古村落;且留存着大批完整的百家姓宗谱、族谱等。

(温州大学人文学院,浙江温州 325035)

苍坡村“文房四宝”布局的正式形成是在南宋时期。南宋淳熙五年(1178年),九世祖李嵩邀请国师李时日商讨建村规划。李国师先是对照阴阳五行生克原理,对村落环境和地形大势作了基本分析:苍坡东面有不少林木,东方属木,木无水的话易被火冲,且长势不盛;南方属火,火无水约束的话易蔓延致灾;西面的笔架山有如火焰,西方属金,金适于火炼;北方属水,而苍坡北面并无大江深潭匹配。

楠溪江中、下游的古村落至今仍保持着比较完整的历史风貌和许多传统文化遗迹。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岩头、苍坡、芙蓉、蓬溪四个宋村。这些村落至今仍保持着比较完整的历史风貌和许多传统文化遗迹。在楠溪江,山水文化与古村文化的高度结合,耕读文化与宗族文化的相互交融,人类生活与自然环境无限默契,它犹如一件巨大的艺术瑰宝,天生丽质,至真至美……

  摘 要:著名古村落仓坡村的古建筑景观呈现珍贵的宋代风貌,是传统社会耕读文化遗址。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仓坡古村成为该地区重要旅游景点,村中古建筑也得到了以当地旅游部门为主导的保护和开发,但近年来该村的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出现了一些令人忧虑的问题,其经验与教训值得深入探讨。古村落不仅是古建筑遗址,也是现代农村社区。在保护、展示古建筑的同时,不能忽视、损害古建筑主人即村民的活态文化和生存利益,并应合理传承、完整展示与古建筑密切相关的传统文化。而且古村落的保护工作应该由当地村民作为主要实施者,政府管理部门应承担指导与资助责任而不能代替村民成为保护工作的主体。

  关键词:古村落;文化遗产;社区发展;楠溪江;苍坡村

  中图分类号:(Times New Roman小五号)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4-3555(2009)01-0001-09

  DOI:10.3875/j.issn.1674-3555.2009.01.001

本文的PDF文件可以从xuebao.wzu.edu.cn获得

李国师认为苍坡村的火气太重,四面均有火灾之虞,要通过水来克火。于是,在他的建议下,苍坡村人在村落的四周开渠引来溪水,溪水环绕着苍坡村,流入东南角。寨墙被加高加厚,溪水被蓄拦成两个大的水池,东西各一个,就是现在的东池和西池。同时,结合兴文运的理念,他们把东池、西池比拟作砚池,两池之间由长28米、宽16米的水面连接,在砚池边沿用条石砌筑成砚槽。他们在西砚池的北面临池处放置了几根4.5米长的大石条,象征墨锭,其中有一条“墨”的端头已被砍斜,表示已研磨过,即村内读书传统早已形成。未研磨的石条“墨”摆放于砚池边,这是寄希望于后人发奋读书。

主要景点有:l龙河古渡,百丈瀑,石门台,芙蓉三崖,藤溪潭瀑,十二峰,陶公洞,崖下库,石桅岩,苍坡村,芙蓉古村,狮子岩,太平岩、崖下库、丽水古街等。

  苍坡村是浙江省永嘉县楠溪江流域古村落群中最具代表性的村落之一,1991年被列为浙江省历史文化保护区。该村历史悠久,始建于五代后周,现有村落形成于南宋淳熙五年,其特色是村庄以“文房四宝”布局,现存古建筑呈宋代风貌。该村原是楠溪江古村落群中最富盛名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经吸引了大批游客前来观赏,客源经常保持旺盛状态。但随着村落经济水平的提高,村中的新式多层楼房越来越多,相关政府部门虽努力控制而成效不大,已经很大程度地破坏了古村落风貌,近几年游客稀少,并引起社会关注。苍坡村的物质遗存保护有不少令人担忧的问题,同时该村的民俗文化调查工作也基本没有展开,其文化遗产保护的基本思路尚需探讨。

从溪门进村,仁济庙前几棵800岁高龄参天古柏,虬枝盘旋,就像几位年迈的智者,静静地伫立在此,看尽了村里的世态变迁。再往里,一方荷花池让人眼前一亮,好似一方“砚池”。池边一块长形的乌石,应该便是“墨”了。

图片 1

  本文以苍坡村为例,在田野调查的基础上,探讨如何将古村落的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相结合,如何对古村落文化遗产进行整体性和活态的保护,如何将古村落文化遗产保护与现代社区发展相协调,如何在进行遗产保护的同时尊重当地民众的意愿、符合他们的生存利益,以及如何加强古村落民众的文化保护自觉意识并使之成为保护工作的主体。

村里一条“笔街”由青砖、鹅卵石、条石铺就而成,贯穿东西,西头正好连着一座“山”字形的笔架山。登上山头,俯视村落,苍坡村像一张摊开的大纸,而那些错落其间的建筑,即是先祖的墨宝了。看着来往村民那恬淡而又幸福满满的笑容,好像沧海桑田也能抵得过逝水流年。

很多人来楠溪江只是为了体验竹筏漂流,而我更倾心于江畔这些古老的村落,更倾心于村里宁静的乡土生活。所以下了公交车我便搭乘小摩的前往苍坡村。到达苍坡村时天上飘起了蒙蒙细雨,雨中漫步在古朴的村落,别有一番情趣。

  一、作为现代农村社区的古村落

苍坡村以宋代建筑的寨墙、道路、住宅、亭榭、祠庙、水池以及古柏为主要景观,以“文房四宝”进行布局,村西侧的笔架山架着砖石铺成的长街这支“笔”,5米长的条石则为“墨”,两个池塘是“砚池”,村庄则是展开的“纸”。

图片 2

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是,古村落也是村落。然而,这一看起来很明白的常识,长期以来却被各方面忽略了,旅游者、管理者、学者等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古村落的古建筑上,而对古村落的村民、活态文化、社区发展等不同程度地忽视了,好像古村落就不是村落了,只是古建筑的若隐若现的、可有可无的容器。所以,在这里我们首先需要申明:古村落也是村落。只不过它是拥有较大规模的、保存相对完好的典范古建筑的村落,古村落保护及其研究应该也必须注意它作为村落社区的一面,加入村落研究的视角。

图片 3

  自民俗学在中国建立以来,民俗学者们就把研究重心放在了农村地区。这是由于城市社区在文化变革与创新上走在前面,而传统民俗文化在农村得到更多的保留。村落是农村地区的主要空间表现形式,村落民俗研究在民俗学领域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但是,传统意义的村落研究与古村落保护是既有关联又有较大差异的不同话题。以往的村落研究看重村落是承载较为厚重传统文化的空间或社区,一般不涉及古村落保护问题,而近年来的古村落保护及其研究则把关注点集中到古建筑上,这是近年来在文化遗产保护背景下出现并成为热点的问题。后者很少关注村落民俗的调查、研究和保护,已给古村落的保护与发展带来了较为严重的问题。

从苍坡村出来,我来到了楠溪江畔,静卧在江中的狮子岩在雾蒙蒙的雨中有些模糊不清。于是我转身进入了岩头村。

  古村落中的古建筑都是在长期的传统社会中自然形成的,它们是传统社会的生活方式、历史文化的凝结物。近代以来,中国经历多次社会动荡,生活、文化都发生巨大变迁,而这些在形态、功能上已不能很好地适应现代社会的古建筑幸运地保存下来,近年来在全球化、现代化快速发展的背景下,这些集中反映传统历史文化的特色景观备受社会和学界关注,成为文化遗产保护、学术研究和大众旅游的热点。许多古村落的物质文化遗存还没有得到重视和保护,正在快速流逝;有些具有显著旅游价值的村落古建筑得到了各种方式的保护和开发。而各方关注的焦点在古村落的物质文化遗产方面。

图片 4

  据冯骥才先生归纳,各地比较好的村落古建筑保护模式有如下几种:分区式、民居博物馆式、生态式、景观式、景点式。古村落保护采取哪种模式要根据保护对象和社区生活的具体情况。这些保护模式各有其成功之处,但多数的情况是“比较注重外观、景点、路线,比较偏重于物质遗产”。这些保护模式能够采取有效措施将古建筑保护与所在社区的发展利益结合起来,基本不会妨碍当地民众的现代化需求,并给社区带来旅游收入。但是这些保护模式还是把保护重点放在物质遗存上,把物质遗存与非物质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分离开来,对古建筑所在社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重视不够,也就是没有把古村落当作物质文化与非物质文化的综合体,也还不是最为妥善的古村落保护思路。

沿江而建的小村是楠溪江边著名的村子之一,村内的丽水古街长廊是著名的景点,也是岩头村的历史。

  就目前来看,苍坡村保护状况还不能归入上述几种保护模式之一。目前,该村已被作为一个旅游景点,外来者进入村落要买门票,但村内格局仍然大致保持原貌,并没有像周庄、乌镇等景点式古村落按着旅游需要进行整修和改造;村内几个代表性古建筑分别设立为小型博物馆,但并不像山西的王家大院、常家大院等那样搞成脱离社区、集中重建的民居博物馆,它们就分散在村中民居之间,其余民居古建筑也还作为私人住房使用或闲置。所以,总体来看,苍坡村还是常态下的村落,一个与社会环境融为一体的现代农村社区,只不过它是一个拥有优秀古建筑资源的特殊村落。由于古建筑保护政策的限制和发展旅游的实施,这些古建筑的存在对苍坡村民的生活有一定程度的影响,但并没有根本影响,村民们仍然像当地普通村落的农民一样从事各种生产活动、出外打工经商等。

图片 5

  苍坡村的物质文化遗存主要包括村落格局、古建筑,这些都是古村落村民生活的设施、环境、场所、财产,其文化蕴涵也是村落文化的一部分。要妥善保护这些物质文化遗存,自然要将之纳入村落整体发展的体系之中,使之成为苍坡古村作为现代农村社区的生存发展工程的一部分。要研究其文化遗产保护问题,也必须将这些物质文化遗存视为村落资源、村落文化的一部分,并了解这些村民的生活、文化、愿望和利益。这需要对苍坡村的整体情况做深入细致的调研,这里仅根据初步调查资料,勾勒苍坡村的概貌。

当晚,在岩头村找了一家农家小旅舍住下。

  (一)苍坡村的地理位置、自然环境和历史渊源

敬请关注明天的行程:楠溪江(芙蓉村、林坑、龙湾潭)

  苍坡村位于永嘉县岩头镇北面6公里处,背靠笔架山,东对楠溪江,邻近仙清公路,交通较为方便。苍坡村的历史源流及旅游价值与楠溪江流域的地理风物密切相关。楠溪江位于温州市北部,发源于永嘉县西北部山岭,由北向南注入瓯江,再流入东海。楠溪江全长145公里,流经永嘉县三分之二的地域,流域面积为2429平方公里。其上游、中游称楠溪,由大楠溪、小楠溪等支流会合而成;下游称楠江,水流较开阔并受东海潮汐影响,又称“潮港”,是永嘉水路交通动脉。楠溪江流域三面环山,东西北三面皆为雁荡山系山峰,南面为瓯江横亘阻隔,此地又邻近东海,形成一个较为封闭的地理环境。该地属于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唯夏秋之交常有台风肆虐,过去该地频繁遭受江水决堤与暴雨倾注带来的洪涝灾害。故当地村民沿江大举植树造林以抵御风灾洪涝,也使此地多了树木葱茏之美。楠溪江两岸有宽阔肥沃的冲积盆地、河谷平川,适宜人类繁衍生息。西汉初年,越王勾践的后世子孙在这里建立东瓯王国,东晋始设永嘉郡,“永嘉”为“水长而美”之意。

  楠溪江流域的地理环境很像与世隔绝而又风景优美的世外桃源。清乾隆年间《永嘉县志·疆域》引《浙江通志》说:“楠溪太平险要,扼绝江,绕郡城,东与海会,斗山错立,寇不能入。”正是这种环境在历史上曾吸引着大批逃避乱世的人们来此定居。该地古村落群的形成即得益于两次人口大迁徙:一次是晋代,一次是晚唐五代。

  西晋末年,大批北方名门望族、文人学士随皇室南渡,使江浙一带人文勃兴,永嘉也在六朝时相继迎来多位大学者任太守, 如王羲之、谢灵运等。明代任敬在《温州府志·序》中说:“尝考东晋置郡以来,为之守者如王羲之治尚慈惠,谢灵运招士讲学,由是人知自爱向学,民风一变。”自此永嘉人勤耕苦读,尊师重教,文风鼎盛。晚唐五代时期,战乱频仍,又有大批避乱之人来此。五代十国时期闽国皇帝王曦残暴无道,许多名门望族北迁到楠溪江流域定居,现在的苍坡、芙蓉、岩头、枫林、花坦、溪口等古村落都是那时的先祖由福建长溪前来创建的。现存古村落群多位于楠溪江的上游地带。在大楠溪、小楠溪及另几条溪流相汇聚的区域,有一片较为宽阔和肥沃的冲击盆地,晋代以后,这里逐渐人烟稠密,村落众多。苍坡村就是大楠溪冲击盆地古村落群中的一个22-27。

  苍坡村的村史可见于近年发表的许多文献,各处说法大同小异,这里引用本村李氏第三十七代世孙李盛仙、李盛献编写的小册子《苍坡》中的一段:

  据苍坡村李姓宗谱记载,五代后周显德二年(公元955年),一世祖李岑为避战乱,从福建长溪迁居来到这里。到第九世净堂公时,筑堤引水,建园种树,“环绕所居之东南”,大功未成便死去。他的妻子刘氏“克继成其志遂成台池之胜”。这便是我们今天看到的东西两池塘及塘岸。迄今已延续了40多代。现今的苍坡村是南宋孝宗淳熙五年(公元1178年)九世祖李嵩邀请国师李时日规划设计的,至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虽然古村历经沧桑,却依然保存着宋代建筑风格。其寨门、寨强、水系、街巷、民居、宗祠、台榭、殿宇等无不浸透了浓郁的南宋遗风。

  (二)苍坡村的人口构成

  苍坡村现有880余户人家,2900余口人。村中有土地14.3公顷,每人平均2分地。当地有“七山二水一分田”的说法。村中现有7个姓氏:李、潘、徐、周、黄、郑、吴。李为世居大姓,其余姓氏都是以被招女婿的方式进入村里的。

  (三)苍坡村的经济状况

  据该村接受访谈的老者介绍,村民的经济收入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1)种蔬菜。这是苍坡村民的首要收入。各家都有养殖蔬菜的大棚,“科学种田”(村民语),每亩地卖菜收入少则1万元,多则2万元。有的人家一年卖菜收入就5、6万元。(2)种柑橘。全村有柑橘树4万多株,平均每家有柑橘100株左右。苍坡柑橘在温州很有名气的。(3)种稻子。全村共有4百多亩地种植单季稻,夏季播种,十月收割。麦子、玉米种得很少,地瓜也种得不多。所收粮食主要是自己吃。村民说:“种粮不合适(不划算)。”(4)做小本生意。主要是倒卖桂圆。桂圆成熟时,村里每天都有几十户人家做卖桂圆的生意。所卖桂圆并不是自己种的,是福建产的,大家从温州买来,运到永嘉县来卖,早晨出发,晚上回来。另外,也贩卖衣服、红枣、荔枝、白糖等。(5)“打工”。村民所说的“打工”实际是指去外地做生意、开厂子等,很少有出外干苦力的。如潘姓人家在外地开超市,一年能赚几十万。本村中青年人大部分都去外边做生意了。本地危险的活儿、装修一类的活儿都是外地来的人干的。还有一些其他收入,如养猪养鱼。村里一户人家拥有永嘉县最大的鱼场。村里现有十几辆轿车,主要是做生意的人买的。一般人交通工具是摩托车、电瓶车。小部分人家里装了空调。

  (四)仓坡村在节庆婚丧方面的风习

  村民过的节日主要有春节、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等。其中清明节很受重视,在外地工作的人都要赶回来扫墓,端午节、中秋节都不用赶回来。婚俗方面,村民成亲主要靠媒人介绍,很少自由恋爱而成婚的。过去有同姓不婚的习俗,现在村里李姓内部也通婚了,辈分差距很大也没关系了。同姓通婚的人家有几十户了。订婚的时候男方要送3万到5万的彩礼,不过女方会返还一部分,一般送5万返回1万多,送3万返回6千元。办婚事时不坐轿,闹洞房的习惯也没有了。不在家里办婚宴,都到酒店、宾馆里请吃饭。有些人只订婚不结婚,在外地生了孩子再回来办婚事,这是由于村民还有较浓重的传宗接代、多子多福的思想,设法逃避计划生育政策的限制。很重视办丧事,都大操大办,比办婚事花钱多。办一回丧事,花钱多的要5、6万。钱主要花在搭彩棚,放礼炮、做道场。酒席办得不多。村民送了礼钱,办丧事的人家回送一部分,如送1百返回3、4十,就不再请他吃饭了。

  毋庸讳言,吸引外界和游人的,主要是村中古雅、恬淡、秀丽的乡土建筑,确实单纯靠古建筑与古村布局也能吸引游客。但是苍坡古村显然不是那种没有居民、专供参观的博物馆式园林,而是村民在此世代生息繁衍的村落社区,只不过他们祖先的生活设施无意而幸运地保留下来了。外界注重了其古建筑,却忽视了这一村落主要还是数百名村民生活的现代社区,从而导致古村落保护策略上的失误。

  二、苍坡村的物质文化遗存

  苍坡村确实拥有很优越的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它主要由两方面组成:一是村落格局,二是村中古建筑。

  苍坡村的总体布局按“文房四宝”设计:进入村落寨门首先看到的两方池塘,被当作“砚池”。池塘边的大条石被解释为“墨条”。村中唯一的一条主街成东西向延伸,长约330米,直指村西约几百米处一座山峰,该山顶峰蜿蜒起伏如笔架,故称“笔架山”,该街道则称“笔街”。笔街向东方指向另一村落后边的青尖峰,村民将笔街与该山峰组成的景观解释为“文笔清秀”。村子四周用石头砌的寨墙围成方形,村民说整个村子的空间就是一张纸。传统时期的永嘉乡土社会历来推崇半耕半读的生活方式,代代宣扬“耕以致富,读以荣身”或“耕为本务,读可荣身”的祖训族规,所以这种“文房四宝”的村落布局是楠溪江流域乡土文化的典型写照,也为苍坡村赢得了很大名声。

  苍坡村的古建筑也有很大的文物价值。村中的建筑物景点主要有:车门(寨门)、仁济庙、李氏宗祠、望兄亭、池塘、水月堂、三份祠、一泉四井、八卦井等。这些主要建筑物都是村中的公共设施,也是该村重点保护对象,从物质遗存层面讲还保存得比较完好,可供参观。另外,大部分人家还保留着建筑风格与上述公共设施一致的老房子。这些老房子与公共建筑物一起,构成了苍坡村古雅珍稀的风貌。根据苍坡村李氏宗谱记载,村中古建筑应为宋代风格,如果没有新建的现代建筑,整个苍坡古村可说是一座典型的“宋庄”,是宋代耕读文化遗址。著名作家汪曾祺参观后赞美道:“村古民朴,天然不俗。秀外慧中,渔樵耕读。”

  “楠溪江畔多村落,古村最好是苍坡。”这是流传在苍坡村人口头的一句话。确实,在20世纪80年代苍坡村作为古村落被社会发现以后,在近20年的时间里作为楠溪江古村落群中最为耀眼的一颗明珠获得了全国性的名声。直到现在,楠溪江最有名的古村落仍然是苍坡、芙蓉并提,只不过现在常见的提法是芙蓉、苍坡,而过去的排列顺序是苍坡、芙蓉。这种排列顺序的改变不是偶然的,而是表现了两村作为古村落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调整。现在,人们公认芙蓉村的古村风貌保持较好,游客较多;而苍坡村的建筑格局新旧参差,游客稀落。村民们说到这一点都有些失落和无奈。村民说:苍坡村原来声誉很好,后来到过这里的人一看见了很多新房子,卫生也不好,回去就跟别人说,不要去苍坡了。这话说得很实在,基本上概括出了苍坡村游客稀落的原因。

阅读全文请下载PDF附件

图片 6黄涛:古村落的文化遗产保护与社区发展.pdf(347 KB)

本文由官方彩票手机投注网站发布于旅游攻略,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城庄的文化遗产爱抚与社区上扬,楠溪江苍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