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城计策,水和导游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张家界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张家界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张家界

武陵源

武陵源

武陵源

黄石寨

黄石寨

黄石寨

黄龙洞

黄龙洞

黄龙洞

发表于 2008-05-06 16:13

游过三峡的迤俪山水,也领略了黄山的宏峰伟俊,对庐山的三叠泉瀑布的天下奇观更是久久难忘,从张家界回来以后,我曾试图找那种熟悉的痕迹,然而,不得不承认张家界是不同的,想来天下山水虽同是亿万年沉淀,世外造化,却气象万千,千姿百态。如同人类万物,众生百态,各得其所。 桃花源记中的武陵源如同一个神话中的桃源仙境般吸引着人类回归,张家界就是位处其中,在我们出发之初,油然神往的心早已高高飞扬,十几小时的长途颠簸终于把我们载到了梦开始的地方,导游是一个当地年轻的小伙子,放开歌喉教会了我们一首当地居民土家族的歌谣,歌曲婉转九折,乡音萦耳,似乎回到了初时古朴的乡村寨里,黄石寨便成了第一个游览处,据说是“无限风光在险峰”的出处。 一路上,是一座座突兀而起的山峰。张家界的山是世界上罕见的石英砂岩峰林,它不似黄山庐山的峰林那样俊朗恢宏,边绵不绝,却如同一个性格怪张的画师,想到哪便行至哪,或是大笔一挥或是微微小拂,那山便没有规则的随意耸出,它们一律清瘦孤立,似乎没有根地平地而空,直冲云霄,又似杂技大师的叠罗汉层层叠叠,半悬半靠,待你为它的孤绝悬心之时,却突然现出那样两至三座山峰安然相望,相依非靠的,甚而尖顶撑开一株临风玉树,告诉世人不必要的忧心。再近前,不似黄山的青黛寂然,那山脊一律是带铁锈的砖红,这样的山注定有一种带色彩的野性之美。只是山里并没有出现云雾,所以那画中的仙境没有出现。 到了黄石寨顶,登上六奇阁,晴空如洗,群山尽收眼底,五指峰酷似人之手的五指而得名,那五座突兀而起,大指略显丰圆,中指稍高耸,其余山峰仍是挥洒张家界山的清风瘦骨,孤绝于世,其后是远耸的群山为屏,底下是是作陪的峰林仰视,近旁游人蜂拥着在朱镕基曾留字的碑旁留影,因为那碑上有“张家界顶有神仙”几字,眼前没有仙境,但可以想象,在这群顶之上若是有如丝如缕的云雾缭绕,与那嶙峋孤峰留恋自然不异于仙界了,突然想到,原来隐约才是一种仙境,太过清晰而表露有时倒失掉了许多东西。寨子里有土家族民俗民风的表演,挤过摄影的人流去观看,在古香古色装饰的土家新房里,几对新人正举行新婚仪式,新娘羞坐不语,新郎载歌载舞,抒情表意,游人皆看得兴致昂然,几分钟后才恍然大悟,原来那几对新人皆是好兴致的游人演扮的,在这样的地方即兴圆圆自己一辈子的梦想,倒真是快慰平生的事情。 金鞭溪是张家界不容错过的四大景区之一。这条峡谷中的溪流绕山盘旋而过,蜿蜓几十里,溪流幽深翠绿,卵石见底,间或有鱼悠闲往来,撩拔看山水人的心。路愈来愈幽深,溪流愈来愈欢畅,游人的心也愈来愈蠢蠢欲动,终于跑向那溪流,去与那水亲近,清凉浸骨,水真是山中的精灵,难以想象没有水的山会给人怎样枯竭的感觉。导游介绍,岸边上的奇花异草皆是千年珍奇,心中并不觉意外,在这样的幽谷沐浴,溪流滋养中吮吸精华不应有此生物么? 如果说,游张家界的山水给人的是欣喜的感觉,那么最后的黄龙洞之游的感觉只能用惊叹与意外了,时间真是无可估测的能工巧匠,它用造物主给的一把凿子,慢慢、慢慢地用尽耐心,用尽百万年的功夫才开创和沉积了这片世外洞天。可不是世外洞天么,内中有水有鱼,有男人女人,家什武器,田园院落,--当然不是真的,那是石笋石钟乳的王国,水却是真的一条蜿蜓八百米的深长古道,坐船曲折而行,水道幽暗微泛波光,有娃娃鱼这种水中精灵栖游水底,突然两岸闪出一个个看不见面孔的散落卫士,疑或是闯入了另一个神秘的宫界,已有人叫入了龙宫,紧接着一个个或僧人或力士或侍女或龙王或头盔或导弹或鹰或猴或椅或桌的物体出来了,再后灯火斑斓中见形态各异栩栩如生一片,石笋的世界出来了,弃舟近前打量,它们形态真切,亭亭而立,不异人间百态。石笋是有生命力的,它们表面磨光莹润,终年有洞顶净水滴溉,有了生命之水滴溉也就有了感觉故事,走到另一个石笋石钟乳的世界,那故事也就呈现了,在空旷幽静的洞天中,形态万千的石笋静静伸出手或仰头凝望,像是等待或迎接有缘人、情人--那洞顶向下伸探的石乳,这是一片用历史、用时空画写的故事,一个石笋石钟乳相错相合的世界,有终成眷属、相守一体的,有盼眼欲穿、将可重逢的,也有隔咫尺对望、无语凝噎的……一个石笋和石钟乳的每一厘米的靠近竟需一百年的时间,还不包括造物主无意中将它们的相互错过,那是用人间二百万年厉史写成的故事,也不知还要用多少年继续这些故事,那是我们的故事,更是另一个世纪另一个世界的故事,洞天生灵的故事历尽悠悠时空长河,用默然以对沉淀,让后人撰写,我们的故事倏忽数十年,却由我们自己闹腾,自己讲述。人类真是太聒躁了--面对这样的沧海世界。

发表于 2006-06-09 16:02

游过三峡的迤俪山水,也领略了黄山的宏峰伟俊,对庐山的三叠泉瀑布的天下奇观更是久久难忘,从张家界回来以后,我曾试图找那种熟悉的痕迹,然而,不得不承认张家界是不同的,想来天下山水虽同是亿万年沉淀,世外造化,却气象万千,千姿百态。如同人类万物,众生百态,各得其所。桃花源记中的武陵源如同一个神话中的桃源仙境般吸引着人类回归,张家界就是位处其中,在我们出发之初,油然神往的心早已高高飞扬,十几小时的长途颠簸终于把我们载到了梦开始的地方,导游是一个当地年轻的小伙子,放开歌喉教会了我们一首当地居民土家族的歌谣,歌曲婉转九折,乡音萦耳,似乎回到了初时古朴的乡村寨里,黄石寨便成了第一个游览处,据说是“无限风光在险峰”的出处。一路上,是一座座突兀而起的山峰。张家界的山是世界上罕见的石英砂岩峰林,它不似黄山庐山的峰林那样俊朗恢宏,边绵不绝,却如同一个性格怪张的画师,想到哪便行至哪,或是大笔一挥或是微微小拂,那山便没有规则的随意耸出,它们一律清瘦孤立,似乎没有根地平地而空,直冲云霄,又似杂技大师的叠罗汉层层叠叠,半悬半靠,待你为它的孤绝悬心之时,却突然现出那样两至三座山峰安然相望,相依非靠的,甚而尖顶撑开一株临风玉树,告诉世人不必要的忧心。再近前,不似黄山的青黛寂然,那山脊一律是带铁锈的砖红,这样的山注定有一种带色彩的野性之美。只是山里并没有出现云雾,所以那画中的仙境没有出现。到了黄石寨顶,登上六奇阁,晴空如洗,群山尽收眼底,五指峰酷似人之手的五指而得名,那五座突兀而起,大指略显丰圆,中指稍高耸,其余山峰仍是挥洒张家界山的清风瘦骨,孤绝于世,其后是远耸的群山为屏,底下是是作陪的峰林仰视,近旁游人蜂拥着在朱镕基曾留字的碑旁留影,因为那碑上有“张家界顶有神仙”几字,眼前没有仙境,但可以想象,在这群顶之上若是有如丝如缕的云雾缭绕,与那嶙峋孤峰留恋自然不异于仙界了,突然想到,原来隐约才是一种仙境,太过清晰而表露有时倒失掉了许多东西。寨子里有土家族民俗民风的表演,挤过摄影的人流去观看,在古香古色装饰的土家新房里,几对新人正举行新婚仪式,新娘羞坐不语,新郎载歌载舞,抒情表意,游人皆看得兴致昂然,几分钟后才恍然大悟,原来那几对新人皆是好兴致的游人演扮的,在这样的地方即兴圆圆自己一辈子的梦想,倒真是快慰平生的事情。金鞭溪是张家界不容错过的四大景区之一。这条峡谷中的溪流绕山盘旋而过,蜿蜓几十里,溪流幽深翠绿,卵石见底,间或有鱼悠闲往来,撩拔看山水人的心。路愈来愈幽深,溪流愈来愈欢畅,游人的心也愈来愈蠢蠢欲动,终于跑向那溪流,去与那水亲近,清凉浸骨,水真是山中的精灵,难以想象没有水的山会给人怎样枯竭的感觉。导游介绍,岸边上的奇花异草皆是千年珍奇,心中并不觉意外,在这样的幽谷沐浴,溪流滋养中吮吸精华不应有此生物么?如果说,游张家界的山水给人的是欣喜的感觉,那么最后的黄龙洞之游的感觉只能用惊叹与意外了,时间真是无可估测的能工巧匠,它用造物主给的一把凿子,慢慢、慢慢地用尽耐心,用尽百万年的功夫才开创和沉积了这片世外洞天。可不是世外洞天么,内中有水有鱼,有男人女人,家什武器,田园院落,--当然不是真的,那是石笋石钟乳的王国,水却是真的一条蜿蜓八百米的深长古道,坐船曲折而行,水道幽暗微泛波光,有娃娃鱼这种水中精灵栖游水底,突然两岸闪出一个个看不见面孔的散落卫士,疑或是闯入了另一个神秘的宫界,已有人叫入了龙宫,紧接着一个个或僧人或力士或侍女或龙王或头盔或导弹或鹰或猴或椅或桌的物体出来了,再后灯火斑斓中见形态各异栩栩如生一片,石笋的世界出来了,弃舟近前打量,它们形态真切,亭亭而立,不异人间百态。石笋是有生命力的,它们表面磨光莹润,终年有洞顶净水滴溉,有了生命之水滴溉也就有了感觉故事,走到另一个石笋石钟乳的世界,那故事也就呈现了,在空旷幽静的洞天中,形态万千的石笋静静伸出手或仰头凝望,像是等待或迎接有缘人、情人--那洞顶向下伸探的石乳,这是一片用历史、用时空画写的故事,一个石笋石钟乳相错相合的世界,有终成眷属、相守一体的,有盼眼欲穿、将可重逢的,也有隔咫尺对望、无语凝噎的……一个石笋和石钟乳的每一厘米的靠近竟需一百年的时间,还不包括造物主无意中将它们的相互错过,那是用人间二百万年厉史写成的故事,也不知还要用多少年继续这些故事,那是我们的故事,更是另一个世纪另一个世界的故事,洞天生灵的故事历尽悠悠时空长河,用默然以对沉淀,让后人撰写,我们的故事倏忽数十年,却由我们自己闹腾,自己讲述。人类真是太聒躁了--面对这样的沧海世界。在这我要为朋友们介绍张家界一个好导游 陈志伟 土家族 18岁电话是13974430564不错的一个导游,去张家界的朋友可以找他。他的收费标准是470一人但是不包括索道电梯之类的,真的蛮不错的!

发表于 2005-08-18 12:12

游过三峡的迤俪山水,也领略了黄山的宏峰伟俊,对庐山的三叠泉瀑布的天下奇观更是久久难忘,从张家界回来以后,我曾试图找那种熟悉的痕迹,然而,不得不承认张家界是不同的,想来天下山水虽同是亿万年沉淀,世外造化,却气象万千,千姿百态。如同人类万物,众生百态,各得其所。桃花源记中的武陵源如同一个神话中的桃源仙境般吸引着人类回归,张家界就是位处其中,在我们出发之初,油然神往的心早已高高飞扬,十几小时的长途颠簸终于把我们载到了梦开始的地方,导游是一个当地年轻的小伙子,放开歌喉教会了我们一首当地居民土家族的歌谣,歌曲婉转九折,乡音萦耳,似乎回到了初时古朴的乡村寨里,黄石寨便成了第一个游览处,据说是“无限风光在险峰”的出处。一路上,是一座座突兀而起的山峰。张家界的山是世界上罕见的石英砂岩峰林,它不似黄山庐山的峰林那样俊朗恢宏,边绵不绝,却如同一个性格怪张的画师,想到哪便行至哪,或是大笔一挥或是微微小拂,那山便没有规则的随意耸出,它们一律清瘦孤立,似乎没有根地平地而空,直冲云霄,又似杂技大师的叠罗汉层层叠叠,半悬半靠,待你为它的孤绝悬心之时,却突然现出那样两至三座山峰安然相望,相依非靠的,甚而尖顶撑开一株临风玉树,告诉世人不必要的忧心。再近前,不似黄山的青黛寂然,那山脊一律是带铁锈的砖红,这样的山注定有一种带色彩的野性之美。只是山里并没有出现云雾,所以那画中的仙境没有出现。到了黄石寨顶,登上六奇阁,晴空如洗,群山尽收眼底,五指峰酷似人之手的五指而得名,那五座突兀而起,大指略显丰圆,中指稍高耸,其余山峰仍是挥洒张家界山的清风瘦骨,孤绝于世,其后是远耸的群山为屏,底下是是作陪的峰林仰视,近旁游人蜂拥着在朱镕基曾留字的碑旁留影,因为那碑上有“张家界顶有神仙”几字,眼前没有仙境,但可以想象,在这群顶之上若是有如丝如缕的云雾缭绕,与那嶙峋孤峰留恋自然不异于仙界了,突然想到,原来隐约才是一种仙境,太过清晰而表露有时倒失掉了许多东西。寨子里有土家族民俗民风的表演,挤过摄影的人流去观看,在古香古色装饰的土家新房里,几对新人正举行新婚仪式,新娘羞坐不语,新郎载歌载舞,抒情表意,游人皆看得兴致昂然,几分钟后才恍然大悟,原来那几对新人皆是好兴致的游人演扮的,在这样的地方即兴圆圆自己一辈子的梦想,倒真是快慰平生的事情。金鞭溪是张家界不容错过的四大景区之一。这条峡谷中的溪流绕山盘旋而过,蜿蜓几十里,溪流幽深翠绿,卵石见底,间或有鱼悠闲往来,撩拔看山水人的心。路愈来愈幽深,溪流愈来愈欢畅,游人的心也愈来愈蠢蠢欲动,终于跑向那溪流,去与那水亲近,清凉浸骨,水真是山中的精灵,难以想象没有水的山会给人怎样枯竭的感觉。导游介绍,岸边上的奇花异草皆是千年珍奇,心中并不觉意外,在这样的幽谷沐浴,溪流滋养中吮吸精华不应有此生物么?如果说,游张家界的山水给人的是欣喜的感觉,那么最后的黄龙洞之游的感觉只能用惊叹与意外了,时间真是无可估测的能工巧匠,它用造物主给的一把凿子,慢慢、慢慢地用尽耐心,用尽百万年的功夫才开创和沉积了这片世外洞天。可不是世外洞天么,内中有水有鱼,有男人女人,家什武器,田园院落,--当然不是真的,那是石笋石钟乳的王国,水却是真的一条蜿蜓八百米的深长古道,坐船曲折而行,水道幽暗微泛波光,有娃娃鱼这种水中精灵栖游水底,突然两岸闪出一个个看不见面孔的散落卫士,疑或是闯入了另一个神秘的宫界,已有人叫入了龙宫,紧接着一个个或僧人或力士或侍女或龙王或头盔或导弹或鹰或猴或椅或桌的物体出来了,再后灯火斑斓中见形态各异栩栩如生一片,石笋的世界出来了,弃舟近前打量,它们形态真切,亭亭而立,不异人间百态。石笋是有生命力的,它们表面磨光莹润,终年有洞顶净水滴溉,有了生命之水滴溉也就有了感觉故事,走到另一个石笋石钟乳的世界,那故事也就呈现了,在空旷幽静的洞天中,形态万千的石笋静静伸出手或仰头凝望,像是等待或迎接有缘人、情人--那洞顶向下伸探的石乳,这是一片用历史、用时空画写的故事,一个石笋石钟乳相错相合的世界,有终成眷属、相守一体的,有盼眼欲穿、将可重逢的,也有隔咫尺对望、无语凝噎的……一个石笋和石钟乳的每一厘米的靠近竟需一百年的时间,还不包括造物主无意中将它们的相互错过,那是用人间二百万年厉史写成的故事,也不知还要用多少年继续这些故事,那是我们的故事,更是另一个世纪另一个世界的故事,洞天生灵的故事历尽悠悠时空长河,用默然以对沉淀,让后人撰写,我们的故事倏忽数十年,却由我们自己闹腾,自己讲述。人类真是太聒躁了--面对这样的沧海世界。 在这我要为朋友们介绍张家界一个好导游 陈志伟 土家族 17岁电话是13974413767不错的一个导游,去张家界的朋友可以找他。他的收费标准是470一人但是不包括索道电梯之类的,真的蛮不错的!

本文由官方彩票手机投注网站发布于旅游攻略,转载请注明出处:白城计策,水和导游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