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山海经,福州三湾之围头湾

她从一千多年前风尘卜卜的走来

施琅墓规模恢宏 背后史料曝光 发布时间:2013-09-25文章出处:泉州晚报作者:点击率:

第1天
2015-09-04

闽南随笔:渡江“侦察”记

却依然是那么的朝气蓬勃 让人留恋向往

施琅墓规模恢宏,为全省其他历史人物墓葬所未有。

围头湾位于东亚文化之都、海上丝绸之路起点泉州市。是泉州三湾(泉州湾、围头湾、湄洲湾)中重要的一环,与金门岛隔海相望。据清代周学曾等纂修的《晋江县志》这样描绘围头:正瞰大海,南北洋舟船往来必经之地。围头湾海阔水深,是天然避风良港。早在南宋时期,泉州开始发展对外经济贸易时就十分重视围头湾,有“东海明珠”之誉。20世纪80年代,围头港开放对台小额贸易试点,成为最早实现闽台民间往来的港口。

图片 1——天空中没有翅膀的影子~~~

什么时候遇见的并不重要

施琅在闽南生活期间,广施义举,修建泉州天后宫,捐俸修府文庙、安平桥、顺济桥,三次修葺安海龙山寺,也建造了自己的住所,死后也安葬于泉州。时至今日,人们除了在史料中了解这位平台名将外,还可以从这些古建筑中走近其一生。其宅、祠、墓在2006年5月被公布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记者李凯龙/文 陈起拓/图

围头湾 图片 2

青阳!貌似耐人寻味的地名。每次“渡江”而来,我总喜欢走一走这座晋江的老县城。崭新的县城,一条闹中取静的巷子仍然保留着被《明史》列为“阄党阁老”(如同洪承畴在老百姓口中曾一度是奸臣似)的张瑞图的故居老宅,还有那香火鼎盛的白毫庵。这位明万历三十五年,以殿试探花头衔登科入仕的无画先生,在隆庆朝却像坐直升飞机一样,连跳了九级进入“内阁”。皇恩不能说不够浩荡,但“高处不胜寒”的气场,使得书卷味十足的他决心辞官归隐。醉心在白毫庵内,曾经的读书处,沉浸于笔墨丹青,终成“北董南张”的一代书画大师。这个时期的“又字无画,号二水,别号果亭山人、芥子、白毫庵主、白毫道人”,便是他“装疯卖傻”躲过“魏阄一党”覆灭的劫难。民间传说“张阁老装疯吃猪屎”的故事,后来成了泉州府风趣的一段历史典故。由此产生的俚语俗话,在坊间千古流传。至于“猪屎”是如何仿造得如此逼真,现今已是美食界考古攻关的一大“课题”,要是有了成果,开个例如台湾士林夜市的便所餐厅,肯定红火而又“实至名归”。但毕竟落伍了,闽北的武夷山不但“挖掘”开张了朱熹家宴酒席,而且连风流的“白衣卿相”柳永的才子饼也都上市啦。路过青阳,我却记不起有什么特别的小吃,每次只能去找“老上校”补充些能量,尽管自己非常不喜欢“洋垃圾”,不过高热量的食品对体能还真有裨益的。可见古人说得好,再毒的砒霜也是能治病入药的。真的不是东西的错,只有东西配伍(这词比较生疏,多罗嗦一句,中药用语也,非简单的搭配之意,而是鲜活的、互动的)错了。记住阳山,还不是有青梅可摘。当地人也把阳山叫做青梅山的。想到这,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青阳”难道是由此而来的?看来一点都没有那么玄妙也并不晦涩。正如下一站:衙口,指的也就是衙门口罢了。

重要的不要再失去她

力排众议 复台入清

围头湾

五、衙口,一幢荣耀光芒的靖海侯府 香脆的衙口花生,比施琅故里让人更记忆犹新。如同传统节日里的“好料”的东西能够使人想到节日,吃起土笋冻令人想念安海小镇一样。施琅在闽南人眼里,并没有和同样收复台湾的郑成功一样“功成名就”。也没有与同朝代的李光地那样彪榜史册。这跟闽南人众口铄金的“反清复明”纠结有关,有如康熙皇帝册封妈祖为天后一样,祖廷庙名虽改,“老泉州”仍不改其口地称呼明朝规制的天妃封号。尽管备受朝廷恩惠的施琅,在泉州城内置有“春夏秋冬”四座花园式的府第,却不如默默无闻的大清两广总督黄宗汉的故居保存得好。荡然无存的背后,是大家对他背叛国姓爷的“郑家军”投靠清廷,并主张武力攻台复仇的痛恨。其实这是事出有因的,然而同样是“人言可畏”,施琅的历史功绩也就这样子在泉州人以及闽南一带的百姓中故意被淡忘了。最终只有老家龙湖的衙口,才得以幸存着一座曾经辉煌的靖海侯府。时过境迁,施琅将军的故园,除了秋园“不知所终”外,新门外的春园,从拆迁的工厂里被整理出来,成了幼儿园、小学的孩子们春游踏青的“芳草园”(早期也开辟了一小块叫 “青年乐园”,曾一度成了游泳池),后来又在其间发现重建了“崇正书院”;南俊巷的夏园紧挨着承天寺,不过命运没有泉州“三大丛林”之一的承天寺沦为棉塑厂那样多舛,现在依然是晋光小学的领地,只在校门外不起眼处立了块碑文;东街菜巷的冬园,还残存着断垣颓败的老宅子,支离破碎的。偌大的园子曾一度做为农业学校的校址,现在学校搬迁了,我原以为会做为施琅将军纪念馆之类的,没想到施市长升迁后却被整成了“释雅山公园”,老宅院子依旧在“规划”中风雨飘摇。衙口却不一样,乡亲们不但把被挤占得破陋窄小的故居翻修得金碧辉煌,而且海滩边矗立起了施将军高大雄伟的石像。做足了名人故里旅游的文章,顺着沿海大通道向四周幅射开来。这回的卖点可不仅仅是什么花生了,而是赫赫有名的“泉州十八景”景区啦。离开和二十年前面目全非的村子,我试图在海边渡口寻找到一丝依稀的记忆,却惟有海水还在重复着潮涨潮落。荒凉空旷的防护林下的沙滩,变幻成的则是人山人海的景象。是啊,当年一起在这里远足戏水的老同学朝阳、江滨、琼霞又在哪里呢?……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朝阳依旧按照轨迹地每日东升,江滨终归追随着大海涨落起伏,琼霞不也得照常在风高夜黑间隐去,当年的“四人帮”都早已蕴含着人生的“阴晴圆缺”。

—— 闽南泉州 文化传承义不容辞

施琅将军于清顺治和康熙年间,历任同安总兵、福建水师提督等职。为收复台湾,他曾“两题攻台”、“四请专征”。康熙二十二年,63岁高龄的施琅率水师从东山出发,攻克重兵把守的澎湖后,采取“因剿寓抚”的方略,使郑氏向清朝求和归顺,以和平方式一统了台湾。入台后,施琅立即发出安民告示,更亲自撰书祭文亲赴郑成功庙祭奠,令台湾局势稳定。

图片 3

六、深沪,一片沧海桑田的海底森林泉州的龙宫市场,有家专卖深沪贡丸的摊点,生意红红火火。证券行业的人笑谈:哦,深沪股市的源头耶!提起晋江深沪鱼丸,真的古已有之,只是不知哪朝哪代的皇帝好这口才给定作贡品的。不像现在动不动就是“宫廷”、“皇家”和“御制”什么的,一般都不会“空穴来风”。本指望到了原产地,不说“正宗”吧,铺天盖地的深沪鱼丸,总该会有不少吧。当我从围头“不走回头路”地顺着海岸线大道,骑行而来才发现“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但相对台湾海峡西岸的这片有着七千多年的海底古森林来讲,又不尽然。沧海桑田,说多了,临了真正沧桑了,反而感觉像是神话。这里会是远古时代的原始森林?缺乏“科学发展观”的人,宁可相信古老的传说——“沉东京,浮福建”。孩提时,这话没少在耳边飘过,老人们都这么讲的。一直无法明白,这东京咋就跟福建扯上了关系了呢?它们又是如何、怎样地“此起彼伏”的?上学后读了“地壳板块”之论,多少才似懂非懂了些。面对着这一整片“浩浩荡荡”的地质奇观,却让我联想起了中国地质界的先驱——李四光先生。他老人家的“几大预言”,在“汶川大地震”中又再次被应验了,不禁担心起了这最后的“福地”。老人们爱讲:泉州是福地,福地福人居。然而,“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依”,瞧瞧,大自然展现在我们眼前的这些远古时代的“密码”吧!兴许能够从中获取些什么。毕竟七千多年了,为什么偏偏现在才裸露出来了呢?可别光高兴地显摆着亘古未有的什么“十八景”片区,也不要只知道靠着这“噱头”来赚取不菲的旅游收入。回头看看原先茂盛的红树林,和那成片的防护林,是怎样逐渐地被消失了的!

衙口,位于泉州晋江的一个小渔村。这里有延绵数里的沙滩,有傍海而建的海鲜大排档,有“爱拼才会赢”的闽南人精神,有宏伟的施氏大宗祠,有施琅的靖海侯府,有香火旺盛拥有虔诚信仰的人们的定光庵,有中西合璧的番仔楼,有最纯粹的闽南人的市井生活,有远近闻名的特产衙口花生,还有热气腾腾的衙口芋圆。

台湾归顺后,朝中大臣对台弃保的意见不一。施琅及时向康熙帝上奏《恭陈台湾弃留疏》,全面陈述台湾的重要性,有力地驳斥弃台的论调。这些正确主张得到康熙帝的赞赏和批准,于康熙二十三年在台湾正式设府,自此,台湾正式纳入清朝版图。

围头湾

七、蚶江,一次别开生面的泼水节俗 泼水节!大家都晓得那是云南西双版纳的傣族风俗,我也有过酣畅淋漓的“落汤鸡”般亲历。而“咱厝人”的海上泼水节,则是近年才从泉州新闻报道中看到的,算是“灯下黑”吧!“更黑”的是我居然分不清蚶江和涵江,误以为是莆田、仙游境内的小镇。实际上泉州湾著名的石湖港所在地就在蚶江,港湾上的航标,形制犹如东西塔的六胜宝塔,也在蚶江,就连以唐代航海家林銮命名的林銮古渡,镇煞水患的水尾塔,全在这“涨海声中万国商”的泉州外海的蚶江小镇。说起节俗来,这“海上泼水节”其实就是端午节赛龙舟的“衍生”节目。也有人据经翻典地论证出,这节俗是蚶江人糅合了中原纪念屈原的“端午文化”与闽越族人的“龙子节俗”而形成的有趣现象。考古界也从发现的“与鹿港对渡碑”中,研究出在明清时期,蚶江曾做为泉州的一大港口,和东岸的台湾鹿港对渡。每逢佳节,两岸民众身披盛装,同海竞舟泼水,情谊交融,逐渐形成了具有闽南特色的又是蕴含着两岸同胞亲情的节日习俗。随着“对渡碑”的重见天日,这一断绝了近百年的民俗传统,终于又得以延续了。据说蚶江在每年的五月节这一天,都会在古渡上举办“海上泼水节”。四方八邻的民众,或驾着一叶扁舟,或驶着渔船涌向海滨。一时间,只见海面上百舸竞渡,追逐嬉戏,掌勺提桶,相互倾泼,让这天然的海水淋透,带来吉祥、幸福和兴旺。从去年开始,台湾的朋友也前来参加,其乐融融。虽说这一切已离历史渐行渐远了,但是留给子孙后代的却是一条血脉相连的亲情纽带。由泼水节,我想起了“覆水难收”的典故,也想起了一句过去的俗语: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然而,晋江人的女儿泼出去的可是货真价实的“千金”。晋江嫁女并不输娶媳妇,在泉州地区可是举世闻名的。披金戴银的不在话下,重头戏在那“带着马车来”的丰厚嫁妆。要不咋说晋江人是“土豪劣绅”呢?换句话讲是泉州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罢了。说到嫁女娶妻,又让我想起了一则喷饭的“误会”,当然!这误解只发生在“新新人类”和“老泉州人”之间,“新新人类”即指“新泉州人”的新人(闽南话叫新娘为新人)。话说迎娶新人后的“相见”场面,喜笑颜开的婆婆拉着媳妇的手说了句国语,顿时“雷倒”了众人,儿媳也吓得花容失色——媳妇啊,进了这个门就是一家人了。来来来,这是“大家”送你的“手指”!——“大家送手指”的说文解字:“大家”闽南话婆婆的妮称;“手指”者乃戒指的“音译”。

1.纵情白浪细沙间 衙口海位于深沪湾中部,从地图上看,直对台湾海峡。沿海大通道的一边,是半月形的海滩,十里沙滩,细白如雪,像一弯玉带镶嵌在衙口村旁。

故宅“出砖入石” 体现时代特征

图片 4

八、石狮,一头石狮子旁的墟集市镇“80后”,这个时髦的词汇是特指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生的“一族”。在八十年代初叶,刚好是“改革开放”正式起步的头几年。当年谈起晋江的石狮,全国人民都不陌生,那个地方就是“小香港”。大包小包的顾客,用时髦的话叫做“倒爷”。相当于后来开放满洲里北京的倒爷一样。琳琅满目的“希罕品”,时代赋予了一个羞羞答答的名词:小商品。商品经济最终的“扬眉吐气”是“邓公南巡”后才确立的。当经济大潮风起云涌之时,石狮已悄悄地在转型了。现在的石狮服装城,已是品牌林立,誉满全球了。当然随着石狮“小商品”集市的退出,温州商人在义乌把“小商品”给做大做强了。而武汉的“汉正街”,不也与时俱进了。难怪有人说,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昏睡百年”的雄狮,终究在东南沿海这块偏僻的地方掀起了一个又一个的浪潮。俗话说,长江后浪推前浪。敏锐的晋江商人,或许是流淌在血管里的传统基因,才促使着他们避免了“前浪死在沙滩上”的“魔咒”。果敢地打拚出了一种“民营企业”占据泉州经济“半壁江山”,乃至“一统河山”的气势来。真是时也,命也!走进石狮街头,迎面扑来的是那栩栩如生的石狮巨像。这尊蕴含着石狮人“精气神”的瑞兽,见证了从荒芜之地到有了些许人烟的村庄,又从墟集小镇变幻为了汇集“五湖四海”的“淘金者”的“梦之城”。如此巨大的落差,必然也会变为一个“光怪陆离”之地。陌生、茫然的我本想找寻一家小吃,引回些许熟悉的感觉,却发现闯入的是“地球村”。一处面线糊的招牌,令我信步而去。走近了才发觉不地道了,把猪血汤直写不是闽南人的风格,咱们叫动物的血为料。听过这么一个笑话,有位“老泉州”到“水门国仔店”(现迁移到美食街,由“新泉州人”承包经营),要店家小妹来一碗“猪料”。一头雾水的女孩,尴尬地回道:老大爷!不好意思,我们这儿不卖“猪尿”的。也难怪,“血腥”的日本、韩国料理,还有那“血淋淋”的牛排馆的顾客群里鲜见“老泉州人”去光顾。拐往宝盖山顶的姑嫂塔,这座建于宋代的石塔,曾是出海在外的石狮人心目中永远的灯塔。登高望远,海风猎猎。抚摸着这沾染着凄凉故事的“望夫石”,我不知道在“逐鹿中原”的当代商潮中,悲剧是否还在重演?

图片 5

据史料,施琅平台后受封为靖海将军、靖海侯,于康熙二十六年在南浔故里建造了“靖海侯府”,并重修施氏大宗祠。来到晋江衙口,从偌大的广场望去,靖海侯府与施氏大宗祠并排而立,气势非凡。靖海侯府是一座硬山式屋顶、穿斗式木结构的闽南古大厝,伫立三百多年仍保存完好。其坐北朝南,三落五开间,前有石埕后有花园,整个建筑内大小房间60余间共有99个门,构造精巧。

围头湾

九、永宁,一处潮汐涌动的黄金海岸去看海豚表演,那应该是十年前了吧。黄金海岸并不是泛指,而是特定位于石狮永宁的那一片海滩,似乎由一家房地产公司在具体经营。人们口中的“什么十八景之一呀,不就一条破船吗?”,便是这家企业的“副产品”,也是黄金海岸每年诸个“黄金周”旅游收入挑大梁的“台柱”。“破船”是一艘退役了的军舰,经营着孩子们最爱的海豚、海狮的表演。当然细腻柔软的沙滩,以及营造出富有“小资”情调的海滨度假城堡,同样吸引着风情万种的人们。临海听涛,由着潮汐的起落冲击和荡涤着躁乱的心灵;游水戏浪,顺着潮流自由浮沉。而所谓的搏击风浪,其实是一种征服欲望的狂乱挣扎。想想老毛那看似笨拙的“顺水推舟”,方是识水智者的闲庭漫步;散步沙滩,拾捡起风浪冲刷过的晶莹剔透的贝壳石子,遗下的串串脚印,海浪打来,只有沙滩上涛声依旧。十数年前,海豚表演是这里的“独角戏”。一个周末,正在看“动漫”的儿子,瞧见了广告片花,嘟噜了一声——爸爸看海豚宝宝去。说着无意,听着有心。身随心动地打个电话过去,末场表演还来得及。抱起孩子,趁着那妈妈还在云里梦中的,拐跑似的冲出门去。根据提示在泉州大桥边,搭上了“回头”的石狮出租车。又在石狮振狮大酒店旁,赶上了前往永宁黄金海岸的公交。为了海豚宝宝,儿子出奇地乖巧和听话。当鲜活的海豚、海狮和海豹真的出现在他眼前,心里肯定觉得老爸太“了不起”了,喜不自禁又如梦如幻地和海豚来了个“亲密接触”。回家后足足跟我粘糊了一星期,解放了几天的孩子妈妈,还是不相信我们的“疯狂”——去永宁。永宁,在大明王朝又叫永宁卫,和天津卫、威海卫同列为:“中国的三大卫城”。如今遗存的卫城有新旧两座,最早的卫城原称鳌城,建于明洪武二十七年,石头构筑,粗略看来东西长约千米,南北宽近七百米,墙高五米。城门共有五个,除东西南北门外,还在东南方向开了个小东门。每个城门上都设有城楼,各城楼之间又配备了相应的炮台。然而,这么一座貌似坚固的海防卫城,却在明嘉靖四十一年,被倭寇攻破,遭到屠城。那些明初每户“三丁抽一”组建的有近六千人的戍边将士,到了明末却连区区倭患都没能“摆平”。“闭海守卫”的恶果导致了猖獗的海盗能够轻而易举地一路攻城拔寨,长驱直入州城首府。反倒是奋起抗击,保家守土的民众,自发地把倭寇淹没在全民皆兵的“汪洋大海”。卫破家亡的永宁百姓,在重拾家园时拆旧了鳌城的西南墙垣,又另建了一座海防城寨。一直到大清,依旧是抗击倭寇海盗的前沿关卡。后经施琅将军重修,又逐渐形成了一座小有规模的石城,当地俗称新城。潮汐涌动的大海,正如“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一样,轻轻地来,又悄悄地去。留下的,永远是闪耀着“福兮祸兮”的黄金海岸。

沙滩上一尊高大的雕像挺拔屹立,那正是施琅将军的石像。他手撑宝剑,双目凝神东南方,威武不凡。石像高16.83米,据说是为了纪念施琅1683年统一台湾而特定的高度。如今,“他”已成为衙口的一个象征,在他身后沿海大通道旁已形成一片热热闹闹的大排档。每当夜幕降临,彩灯齐放,蜿蜒数千米,灯火辉煌,远远看去,像散落海边的星河,美不胜收。

侯府建筑风格承袭明代简朴明快、雍容大方的遗风,与后来清代建筑的繁复雕饰迥然不同。侯府正屋两侧山墙,是用砖石混筑的,俗称“出砖入石”,或“金包银”,这种砌法普遍见于清初建造的闽南古厝。当时因为经过多年的战乱与迁界,沿海村庄房屋尽遭破坏。待施琅平台,海禁开放,重建家园的沿海居民利用废墟上的碎砖乱石做材料,创造出这种用杂石和堆叠的砖瓦片相间砌筑的方式。即使是富贵如靖海侯府主人,也采用这种有鲜明时代特征的建筑形式。

围头湾,有的是沙,细细腻腻的黄沙以滩的形态出现,被爱美的人们赋予各种诗意的名字:金沙湾、月亮湾……在围头湾,绿绿的是成片的木麻黄,在最贫瘠的土地生长,为风景提供最细心的呵护;在围头湾,最任性的是礁石,随心所欲,形状不拘,散见于各个角落。大自然给围头海太多的厚爱,让这里水产丰富,石斑鱼、黑鲷、红鲷、龙虾、黄花鱼……海的馈赠让围头人代代蕃衍,烟火不断。

后语渡江“侦察”的“图纸”总算粗略画就,至于是否有什么“战略”意义,就不是“沧海一粟”如我者所必须考量的啦。只记住一句话:你现在正在做的事,就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即使是在剥一个橘子——何权峰·《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图片 6

现在,其故宅内一角已布置为纪念展馆,以便后人追思。宅、祠并立,更容易让人了解其彪炳一生和一统精神的延续。

图片 7

“享受过程”而不是“计较结果”,正是台湾师范大学曾仕强教授在《易经的奥秘》中所谆谆教诲的! 2009年11月22日,小雪,稿于寸本堂 2009年11月27日,修改、定稿

图片 8

陵墓恢宏 全省罕有

围头湾

这些年,衙口海滩辟为海滨浴场,每到盛夏,太阳还未落山,沙滩上便已是热闹万分。人们成群结队,携家带口,三三两两结伴而来,或踏浪而行,或潜游水中,或放飞风筝,或戏沙,或望海沉思……海滩上欢腾一片。观海景,泡海浴,吃海鲜,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衙口沙滩,大排档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夏日每天来这里游玩的有上万人,大排档常常要营业到凌晨两三点,有时甚至到天亮。顺便打个小广告,我们家的大排档“天天乐海鲜楼”欢迎您的到来。

在惠安黄塘虎窟村西北500米处鹤顶山的斜坡上,冈峦周匝,绿树成荫,施琅的墓就位于此。传闻,施琅去世前曾大造疑冢,出殡当日,7具棺木分别从泉州各个城门抬出,分葬在7个地方,葬于黄塘虎窟村的实为正墓,至今基本保存,其余6座衣冠冢则已被破坏殆尽。

图片 9

图片 10

墓坐北朝南,占地15186平方米,系与两位夫人合茔,墓垵为砖石结构,中竖花岗岩墓碑。令人惊叹的是,在墓园内,还保留有三道圣旨石刻,以保证其能够风光安然地下葬,当时皇帝对于他的平台功劳评定从这三道圣旨上可见一斑。此外,在墓南1公里处还立有墓道碑1座,其外以亭罩住。整座陵墓规模恢宏,设置布局严整,为全省其他历史人物墓葬所未有。

围头湾

在盛夏下午五点来到衙口海滩,阳光依然灼热,沿海大通道两侧车如流,沙滩上人如潮。喇叭声、海浪声、欢呼声、笑闹声、音乐声……声声汇集,像一首大合唱,唱响在夕阳下的海滩上。

图片 11

身处其中,深深感受到人群的欢乐。衙口沙滩仿若一首活力乐章,灵动的音符在衙口村古民居的翘檐斗拱间跳跃,为古老的衙口村带来了鲜活的气息,成为衙口村独特的一道风景。

金沙湾的海滨沙滩长约1000米,宽约100米。沙滩由中细砂组成,洁白松软、海水湛蓝,是盛夏理想的海滨浴场,吸引着来自各方的游人。

图片 12

围头湾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围头湾

图片 16

图片 17

冬日里的衙口海少有人迹,清晨伴着海浪声静静的看着日出,傍晚夕阳西下,余晖照在小船里细沙上,别有一番味道。

围头湾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围头湾

2.静候在此 美好依旧

图片 21

倘若清晨你起得早,不妨来衙口菜市场,看看民生百态,走走老街古巷,逛逛周遭的小摊,说说闽南话。当阳光映红了整条古街,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来往的人们把古街挤得很是热闹,人们的脸上充满清和的微笑。

围头湾

图片 22

1958年,震惊世界的“八•二三”炮战主战场,在围头这个仅3平方公里的土地和金门之间打响。小小的围头村,当时共落下由金门发射而来的6万余发炮弹,一时战火纷飞,硝烟弥漫。时至今日,当时作为海军某连部的指挥所——毓秀楼,依然屹立在村委会办公大楼一侧,6个分别击中门庭、围墙和屋顶的弹着点清晰可辨。与毓秀楼相隔不远处,在那场炮战中英勇牺牲的安业民烈士,就长眠在这里,环绕其间的是苍松翠柏。

↑衙口四房街,路过时使用手机拍摄,阳光正好。

图片 23

侯门深深诉往昔 走进衙口,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统一台湾的大将军施琅。施琅1661年生于衙口,他神勇过人,善于带兵,且“习海上事”,是一位颇有政治头脑和战略眼光的将领。康熙二十二年,为统一台湾,施琅不顾63岁高龄,率领水师出征澎湖,经过7天的激战,迫使台湾郑氏集团投降。入台后,他摒弃积仇,亲祭郑成功庙,为稳定和发展台湾作出了贡献,因此,得到康熙的褒宠,赐他“勋德齐班马范曹”匾额,将其功绩与汉代开拓边疆的名将班超、马援和宋代守卫边疆的名臣范仲淹、曹彬齐名,并封他为“靖海侯”,声名赫赫。

围头湾

靖海侯府旁依偎着施氏大宗祠。宗祠结构为五开间三进带护厝,前设石庭,后附花园,系典型闽南硬歇山顶皇宫式建筑,整座为抬梁式与穿斗式相结合木构架。中轴线由照墙、前埕、大门、中埕、前厅、后埕、后厅组成,左右有两廊,左边有火巷隔开,还有一列厢房。占地面积二千余平方米。规制宏大,雕琢精巧,其布局严谨,石庭中各式旗杆参差而立,入门处,辉绿岩镂空雕刻的硕大对狮凛凛生威。大门上刻着“施氏大宗祠”五个大字,庄重俊逸。中进大厅上有匾额曰“树德堂”,神龛内奉祀始祖公暨衍派下显贵者的牌位。后进为施琅专祠,塑有施琅巨座金身。规制之宏大,雕琢之精巧,乃泉郡屈指可数。

图片 24

图片 25

围头湾

↑施氏大宗祠 侧 燕尾屋脊

图片 26

图片 27

水清如此

↑施氏大宗祠 正面 角度不是很好

围头湾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沙细如此

↑ 靖海侯府与施氏大宗之间的古巷

围头湾

图片 31

图片 32

(靖海侯府图片过后补上 每次去的时间太晚 都没开门)

在不远处的小山丘上,矗立着一杆旗杆,上面飘动着五星红旗。我们从海滩下往上行走,小山丘上保留着一个战时碉堡,碉堡前立有一块石雕,上面写着“战地旧址”。很明显,做为当时的前沿阵地,这里,曾经炮火纷飞。

任时光飞逝,带不走是那一份老泉州人的简单与质朴,衙口保留着大量风姿独特的古大厝,又诉说着我们这座大城市革故鼎新的百年沧桑巨变,每座房子背后都有一个商号繁荣兴衰的故事。一走近长顺古厝群,斑驳的墙面,细长的走道,枯藤深井,石板路上低调的尘土,满是这里辉煌的历史,就连一块砖头也有动人的曾经曾经。

围头湾

旧时衙口是“四不像”———农不成农、渔不成渔、商不成商、侨不成侨。原来,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这里曾是很大的盐场,土地不宜耕种。而人们常说的“靠海吃海”在衙口亦不曾体现,衙口沙滩绵延数里,没有避风港,所以,人们只能“讨小海”,形成不了大的渔业市场。而又因衙口面朝大海,陆路交通闭塞,商业亦不曾发展起来。 “衙口”这一地名是施琅收复台湾后才有的。那个时候,村落规模已形成,人口密集,已有了集市的雏形,但因清初迁界时,居民徙往青阳,集市因而逐渐荒废。康熙二十二年,施琅将军统一台湾后,沿海复界,居民回迁。施琅将军及随征族人因功受朝廷封赏,兴建了靖海侯府等8座毗连的庞大官邸,并且铺设宽敞的石埕,俗称为府衙。渐渐,周围五乡十里的居民都往府衙门口进行集市贸易,从此,“衙口”作为集市名,很快就被流传开来,渐渐就取代“南浔”成了村名。 同治十三年,村里同时建起了18座商行大厝,长顺、南津、锦泰、盛源、瑞成、合兴、春星、盛吉、合源等等商行拔地而起。是时,“商不成商”的历史一去不复返,衙口街道纵横交错,米行、鱼行、布行、药行、建材行、油坊、珠宝行遍布,当时还有人将衙口与安海、石狮、永宁合称为晋江四大集镇。18座大厝沿着一条叫“摸锤沟”的海沟连成了一片,据说,当年小船可以通过这条沟直达到各商行门口。“摸锤沟”在长顺池边转了个弯,气势恢宏的长顺商号就在池边屹立。当年,长顺商号一口气建起5座大厝,依功能不同分成了当铺、公妈厅、住宅、油坊和书房,占地10余亩,雕梁画栋,前有石埕后有花园,可与侯府相媲美。特别是书房,名为“通瀛书舍”,有别致的六角门、罕见的瓶形门,连窗子都做成了竹节窗,格外精美。书舍小院里绿竹婆娑,墙上装饰着文人雅士的题咏,书香弥漫,布置讲究,足见当时的主人对文化教育是何等重视。只是书舍现已破败,墙头荒草萋萋,迎风摇摆,似乎在回想当年的书声琅琅。

图片 33

如今,繁华已去,古厝安宁。住在古厝里的村民正在拾捡刚刚收获的花生,老人在古井边打水洗衣,成群的小鸡在榕树下觅食。18个商行的辉煌历史像一个繁花似锦的梦,在衙口人的口中流传。而18座古大厝像是一个历史老人的背影,默默立于衙口村,让人忍不住去回想。

围头湾

图片 34

图片 35

图片 36

垂钓者

图片 37

围头湾

图片 38

图片 39

↑ 俯拍长顺附近的古民居,在衙口几乎看不到这样成片的古厝了。红砖外墙,燕尾屋脊。年久未修,一边是呈现了岁月的痕迹,另一边也呈现出衰败之象。

围头湾

图片 40

图片 41

图片 42

施琅纪念馆设于晋江龙湖镇衙口村施氏大宗祠。以文献资料、图表及实物陈列介绍清代靖海将军施琅的生平与平定台湾、统一祖国的光辉业绩。展厅面积400平方米。施氏宗祠系施琅于1687年重建,三进五开间,硬山顶,砖石木结构,具有典型的闽南建筑风格。现为福建省文物保护单位。

图片 43

围头湾

↑ 小细节图

图片 44

图片 45

施琅纪念馆创建于1986年,设于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衙口施氏大宗祠内,隶属于晋江市博物馆。新馆将搬迁到修葺如故的靖海侯府内,重新设计、征集实物、重新布展。中厅安放施琅将军石雕像,次间到第三进大厅布置实物、图片、文字、音像,以展示施琅这位军事家、政治家的戎马一生及其历史功勋。

↑ 施连登大楼

围头湾

图片 46

图片 47

图片 48

围头湾

图片 49

图片 50

图片 51

围头湾

图片 52

图片 53

↑ 这些都是在村子里的随拍 零零散散

围头湾

3.乡间美食 传统闽南小吃

图片 54

图片 55

围头湾

衙口芋圆 推荐指数★★★★★

图片 56

进衙口村的AAA景区路口,连登路口不远处“芋圆”两个字大大的招牌。店面虽小顾客不少,店主正忙得不亦乐乎(态度也是差得让人想哭)。芋圆,是以槟榔芋、地瓜粉和红、白萝卜丝为主要原料,再以精猪肉及其他调味料为馅,包成圆形,由蒸笼蒸出的美食。芋圆吃法众多,既可以干炒又可以煮汤,还可以作为甜食。甜食,蘸着花生末、红糖拌成的佐料一起食用;汤食,把芋圆分成几小块,加入熬好的大骨汤,洒点青绿葱花,热气腾腾,让人胃口大开。

围头湾

芋圆可是有数百年的历史:芋圆最早是作为干粮出现的,因为衙口靠海,村民们讨海时吃饭不方便,一位渔民的妻子偶然做出了芋圆,发现它既可以热吃,又可冷吃,作为干粮最合适不过,于是,芋圆就成了渔民们出海必带的干粮。如今,它成了衙口当地最为特色的风味小吃,至今,许多华侨对此依然念念不忘……

衙口花生 推荐指数★★★★★

衙口的土地大多是沙质的旱地,很适合花生生长,特别是一种名为“小琉球”的花生品种。长在衙口的“小琉球”表皮黄里透紫,内仁味道鲜美。 光绪年间,有一个叫施性比的人将花生清洗后加入少量食盐,用旺火猛煮而食,别有一番风味。此人曾苦心研究花生蒸煮工艺,蒸煮花生能做到时间短、熟得快、出油量少,然后,又将蒸煮的花生晒干后进行密封保存,成为“白晒花生”。经他加工后的花生皮色美艳、香脆可口,很受人们的喜爱。于是,施性比就专门从事花生的加工与营销,从此,“衙口花生”开始广为传播……

润饼与面线糊面线糊则在泉州处处可以吃到。推荐指数★★★★★

润饼,清明时节的特产。发源于泉州,是中国闽南地区,潮汕地区,及台湾地区的一种汉族风味小吃,主要原料有春笋丝、胡萝卜丝、高丽菜丝、韭黄、绿豆芽、香菇、酥海苔、猪肉腿、虾仁、蛋皮丝等,食用时,用薄如蝉翼的熟面皮把各种菜肴制成的馅料包卷成枕头状,然后根据个人嗜好蘸各种酱料。其特点:嫩脆甜润,醇香多味。亦可将包好的润饼经油炸酥,俗称“春卷”,别有一番风味。由于包润饼的过程一般由家庭成员一起完成因此特别有利于亲情及民俗的交流。

泉州面线糊,福建省泉州的本土小吃,呈糊状,是由细面线,番薯粉,和水制作成。面线糊系以虾、蚝、蛏、淡菜等味美质鲜的海产品熬汤,与面线煮成糊。先以纱布包好虾糠,放入清水中煮半个钟头,捞起虾糠,汤汁过滤待用。把鱼干的肉撕成丝,锅置旺火上,倒入猪骨汤和用虾糠煮过的汤汁一并烧沸,再将精制的面线稍捻碎后放入沸汤锅中,加入精盐、味精等调好味,淀粉调水后徐徐舀入锅中,并不停打至面线浮起、锅中汤汁成糊状。煮时要掌握好火候,达到糊而不烂、糊得清楚。面线糊除以海鲜作配料外,还可加鸭肠或猪血或以一大串猪大肠放人面线糊中,使油脂融入其中。食用时可与油条搭配,并以炸葱花、胡椒粉调味,气味更浓烈可口。

也许你是外地的游客希望寻找生活中的纯粹

也许你心有旧情怀 希望倾听历史的诉说

也许你正渴望着心灵的栖息

静候在此 美好依旧

一条老街巷 一座小渔村 记忆的缩影

什么时候遇见的 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不要再失去她

THE END

@阿拖施晓君

除历史资料及小吃来源来自百度百科

图片亲自拍摄 文字整合与撰写而成

行车路线:

晋江、泉州动车站:可直接坐往石狮服装城的中巴12元,在石狮服装城下车以后,走出车站搭中巴车,往“英林、下五堡、金井、深沪”的中巴车都可以坐上去,告诉师傅到“龙湖镇政府”下车5元,下车后搭摩托车5元到衙口。

从其他地方坐汽车到石狮:一般是到达石狮服装城或长途汽车站,如果只到长途汽车站,你还得搭公交车到服装城2元。在石狮服装城下车以后,走出车站搭中巴车,往“英林、下五堡、金井、深 沪”的中巴车都可以坐上去,告诉师傅到“龙湖镇政府”下车5元,下车后搭摩托车5元到衙口。

另外,从石狮打的到衙口,40元。

本文由官方彩票手机投注网站发布于旅游攻略,转载请注明出处:西南山海经,福州三湾之围头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