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美的风景苦旅

人生本是一趟苦旅,如果摄影能够成为一杯缓解苦恼的酒,无奈的人们就有理由选择美酒而非苦酒。

人类之于大自然,究竟是怎样的关系?这也许是个很大的生命问题,尽管纠葛不少,破解其间的恩怨其实不难。就拿现今关于风景摄影的争议来说,见仁见智之双方各执一词,非黑即白的鲜明立场,倒搅浑了一潭活水。“糖水片”一说的贬义发酵,勾兑出陈建中一语道破的“错把红酒当红醋”,争执不下的话题,权作酒后茶余的牙祭。 常言道:人生苦短。浪漫诗人咏叹: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说是颓废也罢,本是一种情调。只是业余发烧摄影的国人,心气儿颇豪,欲与专业的记者试比高,拍了风光拍领导;专职摄影记者们,有的宁舍一事件不舍二人赛,有赛即参,同台竞技赛风光,誓与“发烧友”争奖赏。公费拍照的记者错位串场,忽悠了摄坛,扰乱了赛场,模糊了视线,混淆了观念。争把红醋当红酒,风景拍照于是就成了给摄影批评充当下酒菜的小角色。 谁不晓得以风景摄影当差,乃是公费旅游的绝佳俏活儿。近来摄坛又兴“摄影殖民化”说,若早年未遭污染时候的中国大好河山尽遭洋摄影师染指,今朝祖国的山祖国的水,我们不拍谁拍?我们不照谁照?岂容殖民主义鬼佬再独吞,这大约可以作为专业人士拍风景的正义理由。苦不苦,想想长征两万五;累不累,舒筋活血清清肺。盛世风光盖天下,美哉中华摄影家。 风景摄影经“朝野”两路共襄盛事,竟成“美不美,看山水;牛不牛,看镜头”之美景摄影大流行。尽管理论家对风景摄影之普及,由屡置微词而到近乎群起而攻之。然而国产风景照片之化贫瘠为奇观、化远方为近邻的影像效益,实在反映出了当下社会的许多实际问题。 首先,无论拍照者的本身意图如何,经他们之手所摄取的自然风景(哪怕都是美景)照片,算是鼓励人类环境保护的一种正像标志。也可以认为,正是因为现代人在问题成堆的城市水泥森林里与大自然绝缘太久,所以他们才会走进大自然去透透气。只是浩瀚的风景线俨然成了中国业余摄影大军的救生圈,这是他们在日趋紧张的城市生存困境里聊以自拔的一线希望。连带着理论家不分对象性质,咬住风景摄影做一股脑地横扫批判,其实也反映出了摄影评论避重就轻、欺软怕硬的积弊所在。 我认为风景摄影之所以能够在中国社会里势不可挡,其原因还跟中国文化传统有密切关系。回顾中国文人们是如何在人生挫折时节选择自处之道,最多的就是寄情山水,而这无非就是人们在落入困境的自我解脱,属于生存必需的生命慰藉。 人生本是一趟苦旅,如果摄影能够成为一杯缓解苦恼的酒,无奈的人们就有理由选择美酒而非苦酒。世间无情一如洪荒,凡夫俗子攀不上诺亚方舟,抓住风景摄影这根救命稻草,即使终归救不了一命,却也是活着的一剂甘美寄托。风景摄影所隐喻的社会现象似乎颇为深刻,迷恋风花雪月的超现实景象,借异地风光幻影成自我心象的海市蜃楼,藉自娱而自欺,则反映出今人在丰衣足食之余,希冀通过感触自然风韵而求得精神解脱的心灵困境。

本文由官方彩票手机投注网站发布于摄影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甘美的风景苦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