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看待PS是摄影师和评委的共同义务

对于运用电脑技术修改、制作摄影图片,一直是个高度敏感的话题。首先,我们必须将电脑修改和制作图片做一个分类,即,新闻纪实类作品和艺术摄影类作品。艺术摄影类作品使用电脑技术制作,无可厚非,无须讨论。我们今天要讨论的是新闻纪实类摄影作品的电脑修改和制作问题。个人觉得,我们应当从历史上、道德上和新闻理论等不同的方面,来看待关于新闻纪实类摄影作品中的电脑技术制作问题。

历史的“加”和“减” 首先,我们回顾一下摄影的发展历史。在数码摄影技术还没普及前,我们的新闻纪实类摄影作品都要经过暗房制作来完成。在制作的过程中,我们都会运用剪裁、遮挡和加光的方法对画面中的一些部分进行处理,去掉一些“影响画面效果的细节”,还会对画面的四角进行加光压暗的处理。这些“遮挡和加光的方法”与今天使用电脑技术的“加”和“减”的方式一样。 其实,最大的“减”就是对于画面的剪裁。利用剪裁来强化对新闻纪实类摄影作品中事件的观点,比如国外某些媒体利用照片剪裁后的效果歪曲拉萨“3·14”打砸抢烧事件。但是,“昨天”并没有对这样的“加”或“减”进行批评,为什么今天就对“加”和“减”有如此强烈的敏感呢?是因为“新闻真实性”意识的快速提高?回顾一下中国摄影从胶片时代走入数码技术时代的过程,我们不难看到,并非如此。相反,更多的是对摄影评选中获奖的电脑修改照片的不满、淡淡的醋意,对老技术的留恋和固步自封。我们不能不看到这样的心理对于使用新技术、新思想、新观念的影响,和这种潜意识促成的追求照片“泛真实性”现象。这种“泛真实性”的现象对于摄影的全面发展,绝对不是一个好现象。

现实的限制与例外 21世纪的新闻纪实类摄影理论,对于新闻纪实类摄影图片的要求,是延续了历史积累和经验教训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在新闻纪实类摄影图片制作中的各个环节都有着严格的要求。拍摄阶段,要求抓拍,严禁对拍摄对象进行摆布和导演;制作阶段,禁止对画面内容的“添加”和“删减”。就是用电脑技术处理画面,也只限定于画面剪裁、对比度调整、色彩调整和锐度的调整。 “禁止‘添加’和‘删减’”,我以为是对主要的新闻纪实内容和新闻纪实主体的“添加”和“删减”。然而这些约定,只是技术层面的限制,现实中并不能限制“歪曲”事实的新闻图片的出现,依然无法管住“摆拍和导演”。新闻摄影作品的真实性原则今天似乎已经经不起任何的推敲。 不过,这其中有个问题需要探讨。2008年,一张经过黑白处理,画面的某部分做过模糊处理的巴基斯坦前总统贝-布托遇刺现场照片,在荷赛中获奖,好在该照片是一组照片中的一张,我们可以通过组照了解事件现场。为什么这些评委会容忍这样的电脑技术处理?因为世界新闻领域要求媒体不能将一些血腥和恐怖的画面打着“真实性”的旗号直接在媒体上传播。这是为了保护许多不适合接受这些信息的人们,是更高的新闻道德。荷赛作品中体现的新闻摄影艺术化,相信也有这样的考虑。

信息决定艺术还是纪实 对于新闻纪实类摄影作品真实性的维护,相对后期的修改,个人以为否定“摆拍和导演”更重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反对在新闻纪实摄影作品中,对新闻主体进行“加”和“减”的制作,至于修掉一根扁担或者一根电线杆的画面,个人以为犹如胶片时代的“加光和遮挡”,属于“细微删减”。参评的摄影作品是否属于“新闻纪实类”作品,这要视评判标准而定。因而,清楚界定摄影的分类非常重要。 数码时代,可以考虑依据作者[FS:PAGE]提供的作品信息对摄影作品进行分类,即艺术摄影类作品或新闻纪实类作品。凡说明含糊,例如《伴》、《母爱》等,强烈地注入作者主观意识的视为前者;包含新闻五要素等详细信息的则视同后者。至于其他,如产品摄影、广告摄影、风光摄影都可以此标准归类。进而,规定前者可以修改,后者坚决反对修改主题,反对摆拍导演。 人们常犯的错误在于将艺术摄影手法运用到了纪实性摄影作品中,或者将新闻纪实类摄影作品的标准运用在艺术摄影类作品的评判中,混淆了两类摄影的不同标准。把艺术摄影的手法运用到新闻纪实类摄影作品之中,就破坏了作品的真实性,欺骗了广大读者。假照片折射出作者乃至媒体道德的缺失。将新闻纪实类摄影作品的标准运用在艺术摄影类作品的评判中,也就捆绑了艺术家创作的手脚,使得艺术家无所适从。 合理正确看待PS,需要摄影师和评委的共同努力。摄影师要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明晰不同类别作品的组成和界线,正确提供摄影作品的信息。评委要有严格的学术背景做支撑,对作品做出负责任的界定,并运用不同的标准来衡量不同类别的作品,营造摄影事业的良好环境。(作者系南京大学文化艺术教育中心摄影副教授)

本文由官方彩票手机投注网站发布于摄影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合理看待PS是摄影师和评委的共同义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