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糖水片”辩驳

可能“糖水片”也就是中国摄影文化中对自己摄影现象的一种自怨和不满,就像“糖水”这个比喻,也只有在中国茶饮这个氛围中才有理解的意蕴。

不知何时起,“糖水片”在中国摄影的语境里成了一个众所贬之的影像形式,但谁都没有给出过一个明确的定义。不过,好像被贬为“糖水片”的摄影图片以中国摄影师拍摄为主,极少有把外国摄影图片归为“糖水片”的。如此想来,可能“糖水片”也就是中国摄影文化中对自己摄影现象的一种自怨和不满,就像“糖水”这个比喻,也只有在中国茶饮这个氛围中才有理解的意蕴。 说实话,我从小在江浙一带的生活氛围下成长,几乎没有用过“糖水”这个词来指代任何加过糖的水饮品。而在北方的多次旅行中好像也没有被招待过“糖水”,哪怕是在正式和非正式的宴请上。在新加坡时常可以在餐饮中心点一杯现榨的“甘蔗水”,但没有人称其为“糖水”。到了美国以后才在不同的中餐馆用餐后看到端上来的小碗汤糊,并被提醒到,“这是送的糖水”。美国中餐馆的文化,起自早年被驱赶的华人劳工无法谋生之时唯一的生存之道,那些主要来自于中国南方的劳工,把南方的饮食习俗和语言一并带入了美国的日常文化,而且在那种异域文化里又创造出了自己母文化里本身不存在的“洋泾浜”。这种“洋泾浜”在某一年的某一天又转回到孕育它的母文化中,成为母文化中的一个新表述,但不知道“糖水”属不属于这种“洋泾浜”的新表述。 第一次知道清水加糖后有充饥提神效果,是通过早期的苏联电影《列宁在十月》。影片里,列宁有一个警卫叫瓦西里,在十月革命暴动的那几天里,过度的劳累使他一头栽倒在列宁的办公室里。列宁叮嘱他的工作人员去弄一点水,特别提醒要加点糖。灌了这杯糖水后,瓦西里马上清醒了过来,感动地看着列宁,于是就有了列宁的那句名言,“等革命胜利以后,你就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 其实在我喝过的“糖水”中,好像除了有一两次因为自己实在嘴里没有味道而又没东西调味时,冲过一点加了糖的水之外,从来都是以“糖水”名义制作的餐后甜点,从江浙风格的酒酿圆子到南方特色的红豆沙。很多时候这种餐后的甜点往往还是我所期待的一点餐饮中的惊喜,因为有特色的餐馆很多会奉上富有特色的“糖水”,就好像西洋餐后的甜品那样,是餐点中的另一道“风景”。 如果摄影的“糖水片”可以比作餐饮中的“糖水”甜点,那这样的“糖水片”应该是另一道有特色的“大餐”,即使只是像那种“加了点糖的清水”片,也是一种值得回味的“糖水营养片”。当带有洋味的“甜品”成为时尚,而大家都喜欢故作风雅地去创作“甜品”却不屑“糖水”时,为什么就不允许同样是甜点的“糖水”存在?重要的不只是让“糖水”存在,而是应该去理解“糖水”存在的氛围和探索不同“糖水”风格的创新。最怕的就是在摒弃自认为俗气的“糖水片”时却在制造另一种换汤不换药的“甜品片”。 “糖水”只是一种称谓,一种多元化的中式甜点。所以,“糖水片”也应该是一种多元化的中华视觉文化呈现,另一道富有创意的摄影“大餐”。 糖水还要上,但口味要多样。

本文由官方彩票手机投注网站发布于摄影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为“糖水片”辩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