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博会与摄影

世博会在2010到了上海,国人对这一160年历史的世界性展览渐有所识。然起初的认识,无外乎通过照片或者包含着图片的影像资料;身临其境的参观者更是不会遗漏摄影——眼见为实的观看,依然希冀照片来储存记忆。这既是影像时代的大众心理所趋,也是世博会与摄影建立联系后,各自历史的延续。略迟于摄影术诞生的世博会,巧妙地借助了摄影的力量;而摄影也在历届世博会的推动下益显其能量。作为展示人类工业文明最新成果的世博会,摄影史中重大的技术进步既是被展览的成果本身,又是复制值得展览却难以到达现场的展品的载体,更是延伸世博会的“展期”与展览空间,即传播世博会成果的重要方式。 伦敦水晶宫世博会

1851年的首届世博会以“万国工业产品大博览会”之名在伦敦水晶宫举行,与瓦特蒸汽机、史蒂芬森火车头、环锭纺纱机一起引起轰动的,还有一幅月球的照片。达盖尔银版法摄影师约翰-亚当斯-惠普尔和天文学家乔治-菲利普斯-邦德合作,利用哈佛大学一架据信属于当时世界最大倍率的望远镜,共同拍摄了月球的照片,“连这一天体表面如瑞士奶酪的细节都捕捉到了”。在当时,月亮的概念只存在于人类的文字表述尤其是文学描绘中,照相机拍下的“真实的”月球,如同“非尘世”的现实,反而有一种别于长期的文学想象而形成的“虚拟”感觉;茫茫夜空中没有任何空间上的参照物,但是它却揭示了光年和遥远的距离之外神秘天体的真实存在。照片展出后立即轰动伦敦和巴黎,博览会的一位评审员就此评论说,这是“当今时代最引人瞩目的发明——摄影艺术。”也是在这届的水晶宫世博会上,组织者亨利-柯勒邀请了5位摄影师全程跟踪,拍摄了155张负片记录了首届世博会的盛况;当时,人类工业革命的成果第一次以总检阅的方式得到了集中的展示,西方力图借此确立其统治地位,刚刚诞生10年有余的摄影,自然而然地担当了重任——人们通过观看世博会的照片,由最初对摄影的惊奇而转向了对被摄物的惊奇。此后,随着摄影还原现实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替代现实这一功能得到普遍的承认,世博会展品中图片资料的运用份额也越来越多,展览本身的丰富性也得到了充实;最突出的一次,莫过于1876年的美国费城世博会,爱迪生电报机和贝尔电话机与6万多张美国专利局布置的发明图片一起,向参观者展示了一个技术飞速进步的时代,而那些图片,很多就是喻示实证之物的照片。到了1939-1940年的纽约世博会,电视摄影机与通用汽车的展出在掀起世人又一轮的惊呼并迅速改变人们的生活时,活动、变化的视频影像和图像开始以堆砌海量信息的方式,密集地介入于展览。今天人们在上海世博会上有幸见到了丹麦美人鱼雕塑、爱因斯坦的手稿、梵高的真迹,但更多的珍贵之物并不能亲临现场让人亲眼目睹,声光电结合的影像效果,依然是让人垂青的焦点;而摄影,仍然是每一个展馆不能舍弃的元素。 摄影对于世博会现场与成果的传播,远甚于文字,它弥补了无数不能亲历者的缺憾;尤其是对历届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建筑物、场馆的形象传递,塑造世人的公共记忆,摄影之功,无以替代。1876年的费城世博会也称美国独立百年展览会,那只擎着巨大火炬的自由女神之手何以深入人心,全赖一幅幅定格影像的反复流布;埃菲尔铁塔的世人皆知,起源于1889年巴黎世博会;1904年圣路易斯世博会后,人们见识了莱特兄弟的飞机;人类将生命送入太空的梦想,可以追溯到1958年布鲁塞尔世博会上那座巨大的原子塔造型……世博会由最初传播人类[FS:PAGE]的工业成就和技术进步这一理想,到今天渐成大众娱乐时代主题性公园的演变,它始终在表达人类审视自我并为人类智慧与潜能的开发而自豪和骄傲的内涵;摄影置身其中,曾经作为主体的一部分被展示,更多的时候是作为载体,延伸其影响,拓展其意义。就如同乔治-伊斯曼在1893年的芝加哥世博会上为推销他的柯达胶卷时,传遍世界的那句广告语一样:“你只要按下快门,剩下的由我来做”;照片越是精彩,人们越容易忽略相机和胶卷而专注于被摄物;而摄影,也正因此乐在其中,体现价值。

本文由官方彩票手机投注网站发布于摄影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世博会与摄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